【OP】爬蟲碎語

2010.02.11.Thu.22:55
克洛克達爾相關。

鱷出沒注意。
鱷呆化注意。
無CP,大家自由心證這樣(喂)


結果我只會寫廢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


松木香味纏繞著寂靜。
雨地底下廣闊的辦公室只有巴洛克華克社長一人,他的特務在阿拉巴斯坦王國的路途,此刻血液冰冷如同夜晚的荒漠。

策劃多年的作戰即將實現的一刻。

支開Miss.All Sunday是正確的選擇,那女人無止境的沉靜幾乎像夜能吞滅一切,理智讓克洛克達爾不得不認同她的特質足以令她成為自己的副手,也告訴他這是最不可信任的副手 ── 雖然他從來不曾真正交付信賴這種兒戲般的玩意。

執行品嘗雪茄的最後步驟,空氣瀰漫與嘴唇同樣的氣息。
被自己吐出的煙霧繚繞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當然,他不會承認。


冥王。
理想鄉。
阿拉巴斯坦。

他的野心沒有理由不屬於他。


隔著深黑古典風的窗櫺望向外頭,看似沒有流動的深層池水,室內燈光倒映了克洛克達爾的面貌,金色瞳孔彷彿水中唯一耀眼的物體。

香蕉鱷魚無聲滑過窗外,體型居高臨下卻毫無意圖對上他的視線。

難得沉醉的克洛克達爾被驚醒,正巧抽到頭的雪茄開始散發隱約藏匿的甜味。


「呵。」


右手撫上隔開池水的窗子,掌心隔著玻璃貼著後方香蕉鱷魚的鱗膚。
那是克洛克達爾同樣難得的讚賞,至少他如此認為。






(二)


對於Mr.0與他的眾多寵物,妮可羅賓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秘密。

Mr.0很忙,卻不想怠慢他珍稀的爬蟲動物,她知道對方總在莫可奈何的情況下將照顧事務委託外人,開除過無數自稱或公認的專家後,他很艱難又理所當然地找上了她。


「妳似乎對爬蟲類頗有心得。」
「應該吧,我替前上司照顧過他最疼愛的蟒蛇。」


飼養冷血動物需要知識而非無謂的愛情,應對冷血的上司亦同。

不過,當妮可羅賓首次替襟捲跑者添滿飲用水,老闆在後頭認真盯視形同監看的行為令她倍感有趣,當然外表沒有絲毫洩漏心底的笑意。


「那就交給妳了。」


完美無缺的表現從此讓這些爬蟲類成為職務的一部份,她不欣喜也不厭惡。

照顧牠們其實不是什麼難事,她的老闆有的是錢,自然能供給最合適最高級的設備,她所扮演的角色只是聯結兩者,最好別有其他非分之想。



餵食時間,妮可羅賓放下對雨地池中的香蕉鱷魚來講相當稀有的巨大帶骨肉類。

鱷魚們爭相搶食,數分鐘後飼料已不復存,用餐後優雅遁游的樣貌一改進食時的貪婪。


鱷魚群散去後,才有一隻體型更龐大的香蕉鱷魚悠悠游向妮可羅賓所在的飼料投入口,暴露空氣中的墨綠鱗片閃閃發光。


「來吧,特別留了你的份。」

似乎聽得懂卻不為所動。

「這是你的份,克洛克達爾。」


這才珊珊來遲。


老闆最疼愛的鱷魚喜歡別人以主人的名謂稱呼,這是老闆不在時才有的特殊待遇。

異於其他寵物的慵懶與霸道讓牠用這個名字當之無愧。






(三)


例行的七武海召集會議,卻出現不例行的成員。


『真稀奇。』


會議上所有人 ── 包括恰好坐在彼此斜對角的吉貝爾與克洛克達爾,先不論抱持何種態度,想法倒是前所未有的統一,照道理會讓召集人落淚的程度。

所幸戰國元帥對七武海從沒好感,不管來的是誰。


向出席的七武海成員通報幾個新列入通緝的海賊與注意事項便草草散會,海俠與阿拉巴斯坦英雄在海軍本部同個港口等待接應。


「真想問你怎麼會來。」克洛克達爾開口。
「老夫關心白鬍子最近的動向。」
「哼。」


但報告上襲擊白鬍子海賊團的那些寇匪現在不是魚人關注的焦點。


「克洛克。」
「披著這樣的大衣,不熱嗎?」


位居無風帶的海軍本部艷陽高照,長春藤綠滾毛邊的大衣卻仍有生命似的微微飄動,克洛克達爾斜眼瞥向對方。


「適溫。」帶著嘴角一抹輕藐回應。


一隻巨大鯨鯊浮水中斷了對話。


「.........你叫來的?」深藍星點斑對應吉貝爾略微驚訝的面孔。
「不。」從訝異回復,「你去告訴海賊團的人,不用特地來接老夫了。」


魚人指示另一隻尾隨的鯨魚,後者立即潛遁往相反方向急速前進,劃出本部近海難得一見的波紋。


「還真有趣,」露出罕有的興致,「下次也許是鱷魚不請自來了。」
「老夫不這麼覺得,」乘上巨大鯨鯊的吉貝爾轉身,「老夫多年來不曾見過住在外海的鱷魚。」
「.........。」
「老夫告辭了。」


鯨鯊離開岸邊後激起的浪花在陽光下晶瑩閃爍。




航行一段時間的海俠這才想到一個絕對無解的問題。


「剛剛......克洛克跟老夫說的是玩笑話嗎?」


他沒發覺這問題實在太刁難同行的鯨鯊了。




【Fin】
留言:
吉貝爾鱷魚好萌(慢著
>>Tenya
腦補歡迎(喂)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