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歲末時序

2010.01.02.Sat.14:21
架空背景來源
沒有煙火沒有狂歡沒有禮物的跨年賀文,除了煩死某人外毫無意義(靠
謝謝D君提供標題揪咪。

有大波波的後續已合併。
2009/12/31 20:30


室內氣溫計顯示攝氏14度。
太冷了。
Soundwave準備打開暖爐,背部感到一陣寒意的同時聽見推開紗窗的聲音。

「把窗戶關上。」他不管是Frenzy或Rumble的傑作。

窗戶還沒關,不過電話響了。
一對蹦蹦跳跳的腳步把無線話筒帶過來。

「Soundwave,電話、電話!」
「欸Soundwave,外面有人在放煙火我們可以出去看嗎?」

雙胞胎從他前面的方向一躍到他面前。

「可以。」 Soundwave接過Rumble遞來的話筒。「還有,你們之中誰打開窗戶的,去關起來。」

雙胞胎互看一眼,滿臉疑惑望向Soundwave。

「我沒動它啊。」Rumble說。
「剛剛我們都在裡面看電視,」Frenzy說。「Ravage也在旁邊。」
「.........先關了再出去。」
「喔 ~ 」同時出聲。

雙胞胎開開心心出去了。
Ravage在客廳。
Ratbat一直掛在對角天花板,冷的有些顫抖。
Laserbeak與Buzzsaw低著頭在各自的鳥籠歇息。


至於Soundwave,忘了接起電話便走回房內把話筒放回原處。






2009/12/31 21:41


暖爐起了效用,室內溫度明顯升高。
電視轉到跨年晚會Live節目,Ravage蜷縮一旁,暖意令Soundwave難得陷入昏沉。
玄關傳來喀喀的開門聲,他猜想是雙胞胎後沒再理會,直到更巨大的打鬧聲傳來。



循聲走去後發現雙胞胎後面跟著兩個認識的不速之客。

「你好。」

Thundercracker略顯尷尬地替還在跟Frenzy鬥嘴的Skywarp招呼。

「怎麼過來了?」

嘴上問Thundercracker,Soundwave眼角餘光飄向Rumble,後者悠哉吃著路邊攤買來的車輪餅。

「本來要到廣場跨年,不過太多人了,現在回宿舍也不知道做什麼......正好在路上碰到他們就跟著回來了。」Thundercracker偏頭看了Skywarp一眼,「你也知道他的個性,不好好鬧一下絕對不會甘願.........十二點一到我們會自己回去,這段時間能拜託、呃,當作是收留我們好了,可以嗎?」

「......進來吧,」看在Rumble已經收賄的份上。「我去泡茶。」
「真的很謝謝你。」Thundercracker一臉靦腆表示感激,尤其旁邊的Skywarp仍不打算跟Frenzy停止吵鬧。






2009/12/31 22:55


Skywarp和雙胞胎在打鬧過程碰倒一只馬克杯。
Soundwave面無表情拿掃把畚箕給他,結果善後的是Thundercracker。

「欸Soundwave。我餓了,冰箱裡有沒有剩菜什麼的讓我順便幫你解決吧。」
「你什麼東西都不准動。」
「呿。」






2009/12/31 23:23


轉播演唱會的嘶吼險些蓋過再次響起的電話鈴聲。

『哪位。』Soundwave已經懶得提醒他們降低音量。
『喔喔喔天佑普神終於有人接電話了超感動的喔喔喔!!!』
『.........』
『欸等等別掛電話啦......Jazz!Jazz!!!』

一陣混亂後換人接棒。

『啊哈哈哈......學長好,我是Jazz。』
『只是要道歉的話你現在可以掛電話了。』
『學長,Blaster只是喝醉了。』
『我要掛電話了。』
『不要這麼絕情啦!』
『這裡不是生命線可以沒事撥電話進來。』
『學長,我跟Tracks真的應付不了喝醉的Blaster,你那邊能不能借我們放一下,讓他醒一下酒,現在到處都擠爆了我們真的很難帶他回去.........』
『.........』
『拜託啦 ~ 』
『.........什麼時候會到。』

『喔喔!真是太謝謝學長了!』
『我們馬上就到。』


門鈴立刻應驗了通話內容,Skywarp不知為何捧著碗公興冲冲前去應門。






2010/1/1 00:31


「這裡竟然看不到跨年煙火。」Blaster抱怨。
「躺回去。」Soundwave毫不留情將冷敷毛巾甩向Blaster。
「喔好痛!」慘遭顏面直擊,「不能溫柔一點嗎?」
「拒絕。」
「生什麼氣啊你。」小聲咕噥。

被丟到沙發休息的Blaster斜眼瞪著Soundwave。

「這不是求之於人的該有的態度。」Soundwave還以顏色。
「我早就跟他們說只要在外面稍微休息一下就好的。」
「你撥了電話進來。」基本上已經構成騷擾了。
「其他傢伙的電話都打不通。」
「我沒義務負擔你交友不慎的後果。」

本來攤在沙發上的Blaster幾乎跳起來揪住Soundwave的衣領,後者以雙手硬撐不讓身體因對方突兀無禮的舉動摔倒在地連帶親密接觸。

「奇怪耶跨個年你沒事發什麼脾氣啊!」喝醉的吼得理直氣壯。
「這是我要說的吧!」一靠近酒氣沖天的程度更驚人了。
「你這傢伙...........」Blaster漲紅著臉,作出咬牙切齒狀。

本來想著怎麼防範預期攻擊的Soundwave跟Blaster一起被另邊傳來的流行音樂吸引注意。

「各位!現在請聽我唱歌吧!」
「喔喔喔 ~ ~ ~ !!!」


說話的是Jazz,鼓掌與安可聲絡繹不絕。


「卡拉OK!!!」

Blaster著魔似的把居於上位的Soundwave摔到地板,直往眾人唱歌聚會的客廳衝去。


「喔!天啊!Blaster竟然醒來了!」
「Jazz!麥克風拿來!讓他們見識見識DJ的厲害!」
「Yes Sir !」
「脫掉脫掉脫掉!給我通通脫掉吧!」
「喔喔喔!!!脫掉脫掉脫掉!!!」


Soundwave拿起本來給Blaster冷敷的毛巾貼上方才摔傷的部位,等會即使Frenzy跟Rumble不願意也要把他們帶離那票現階段趕不走的暴民。

瞥見Skywarp不停給Thundercracker灌酒後,他也不奢望狂宴結束前會有人稍微想起身為不速之客的立場。






2010/1/1 03:01


很不幸的,三人組唯一保持清醒的Tracks必須在承受Soundwave目光譴責之餘拖著屍體般的Blaster與還有體力胡言亂語的Jazz離開。

Thundercracker甚至羞愧到表示願意整理宛如颱風掃過的客廳。
因為同行的Skywarp不僅又打破玻璃杯,杯中液體還潑灑蔓延在幾何圖騰的地毯上。


「感謝你的好意,不過麻煩你先把他帶走。」Soundwave指向地板上打呼的Skywarp。
「真的不用我幫忙嗎?」
「把他帶走,這樣就算幫到我了。」雖然無情,但看著Thundercracker搖搖欲墜的樣子,他不大希望忙完後看到他跟Skywarp一起昏死在自己家。

點頭致謝後,Thundercracker在Skywarp旁蹲低,拍拍面頰企圖喚回對方神遊太虛幻境的意識。

「起來了,睡在這會著涼。」
「.........嗯啊?」好像還沒醒。
「我說,起來了。」
「喔。」翻過身繼續睡。

Thundercracker眉頭也沒皺一下很認命的直接扛起軟攤爆睡的Skywarp。


「路上小心。」Soundwave站在玄關目送。
「我會的。」轉過頭露出疲憊的笑容。


確認所有客人離開後,Soundwave回房準備休息。
整理什麼的,現在真的沒體力了。

然而,不經意在關電腦前最後一次收信,讓他不得不再次撥通電話。
因為一封與公務課業無關的私信。


『Shockwave。』
『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疲倦。』
『你沒聽錯。』
『我以為你沒接到八點多那通電話。』
『我收到電子郵件。』
『.........因為實驗延誤時間所以要來我這借宿?』

『明天、正確說是今天,外地的研討會地點與你家順路。』
『同樣被人潮阻礙通勤,到你那邊花費的時間較少。』

『我記得明天是假日。』
『時間已經排定了。』
『.........現在到哪了?』
『站牌附近的便利商店。』
『很準時。』

信上寫三點十五分,從那邊徒步的時間差不多十分鐘。

『需要咖啡嗎?』
『美式。』
『配合指定糕點有半價優待。』
『不用了。』
『知道了,我很快就到。』
『等會見。』


通話結束。
一晚的遭遇顯然讓Soundwave完全忘了有拒絕這個選項。






2010/1/1 03:18


不同於日常,即使半夜三點仍有零落的行人進出住宅區,使Shockwave的出現不顯詭譎。
經跨年返家人潮大陣遮騰過仍不減半分的風度相當吸引櫃檯小姐,結帳時不慎露出的病眼卻嚇到了對方。
Shockwave感受到她飽含歉意的視線,毫不理會領著兩杯美式咖啡走出便利商店。


十分鐘後,他站在Soundwave家門外,任由香氣蒸騰之餘空出一隻手禮貌性敲了大門。


「門沒鎖。」

Shockwave有些訝異對方的不謹慎。
開門後習慣性開燈的舉動讓他看見更超出預料的景象。

「Soundwave。」試圖喚醒趴在桌上幾乎昏迷的屋主,後者罕見地以不悅的神情直率面對Shockwave。
「這是怎麼回事?」他指像遭強盜洗劫的廳堂。
「訪客的傑作。」整夜宛如清醒的惡夢。

Shockwave不過問對方的答覆,在 Soundwave對面拉了張椅子就座,兩杯咖啡坐落於右手側。

「就睡在這也太輕率。」表示意見。
「我還醒著。」他說。
「遲早會撐不住。」如果應門時間再晚一點。
「.........真清楚。」
「半夜的實驗室意外多半因此發生。」他有舉不完的案例。

Soundwave起身,預備回到房內。

「客房在另一邊。」他指向走道盡頭。「我去休息。」
「Soundwave。」

叫喚的同時,Shockwave跟著起身挽住 Soundwave的手臂,後者還沒從冒犯的舉動反應過來。

「腳下。」差點踩到空罐。
「嗯。」總算回神。「可以放開了。」
「走路小心。」鬆手。


其實Shockwave不大放心動作有些遲鈍的Soundwave,所以他跟了過去。


「我還沒到會在自己房間被絆倒的程度。」終於摸上床邊的Soundwave忍不住對門外的Shockwave說。
「好好休息。」
「.........。」頓時忘記如何回應。
「晚安了。」
「晚安。」



放慢腳步的Shockwave幾乎無聲無息離開。






2010/1/1 11:57


時間趨近中午。
Soundwave聽見門外熟悉的嬉戲打鬧,他很訝異看到難得主動收拾的雙胞胎,還有坐在同個位置喝冷咖啡的Shockwave。


「研討會呢?」他的份還在。
「臨時取消。」頻頻調閱筆電的資料,四周氛圍明顯陷入低壓。

立場調換得很突然。

「當作休假吧。」他說,「今天本來就是國定假日,」
「是啊。」不為所動。




多說無益。
梳洗過後Soundwave決定新煮一壺黒咖啡聊表撫慰。



【Fin】








後記:

寫到後面跟著SW一起煩躁了,失策。
正在猶豫後面有關大波的戲份到底要不要補起來。

Blaster真的很煩,早知道就讓他變成煙火了(欸


再後記:

標題太濫決定把大波波的部分合併揪咪
留言:
補起來啊啊啊Q口Q!!!
Re: 沒有輸入標題
> 補起來啊啊啊Q口Q!!!
想補可是期末^q^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