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中二之心回歸

2009.02.21.Sat.00:49


如果中二就是所謂的不成熟。
難得被絕望版的發言會心一擊,只能說世界上真是什麼人都有,沒有獨一無二的煩惱這回事。


(以下發言為純黑特)


(粗體字截自絕望版留言)

『 我從來不喜歡扛負責任。對那些經常逃避責任卻又緘口不作辯解的人,一般人多的是譴責,我倒視他們為自家兄弟姐妹。輕言放棄、急欲掙脫、心口不一、陰晴不定、自以為瀟灑、迴避群體生活,既是我們的原罪,也是我們的刑責。』

自由是藉口,是為了任性的生活,去追求獨自一人。思想交流在某些我想獨處的時候是種負擔;但卻又是必要的生活手段。雖然每句話都在降低對人的耐性。

『我只能如是猜想:她有一個不可說的理由,而且 (跟我一樣) 已為自己的默然與漠然付出代價。』

蒸發、消失、不告而別。一如從來沒有出現,一如從來沒有這號人物,像是某天夜裡睡眠時出現的短暫夢魘。如果用突然失蹤的次數來做基準的話,我一直都是很討人厭的吧。




心是空的。

就像萬聖節被挖空的南瓜燈籠,在外遊蕩的幽魂傑克,哪裡都能去卻又哪裡都去不了,上不了天堂(沒做過什麼值得讚揚的事)、下不了地獄(也沒發生過什麼不幸的事)。

可貴又可憎的乏味,自己選擇的生活。

不想為了一天中只佔二十四分之一的寂寞空虛,把時間花在面對人群,面對那些想要關心、應該問候、不得不討好的人,將幽默帶來的傷害不當作一回事,想要融入人群的第一要件不就是必須裝作很享受別人為了排解無聊而有意無意放來的冷箭嗎?再來不就是消滅自我意識隨著不到五歲的群眾智能隨之起舞嗎?

曾經很認真的想過「消失」這件事,蒸發了,就什麼都不用想、不用管了,想著自己這樣自尋煩惱有多愚蠢多不知福多自以為是多誤解了這個非常美好的現實世界,受了傷有話想說卻完全不被認真看待,少年維特的煩惱又如何?我是真的很在乎很在乎啊,不要用那種一點都不想諒解的眼神看我,尤其是那些其實我很重視的人。


因為不被當一回事,所以也把別人不當一回事的我,一定也傷害過別人吧。

正為選擇付出代價,自以為是的孤獨、憐憫、妄想、壓抑,沒有為別人付出一點心力卻又盼望一點點的關心,說穿了就是自我中心。「不肯正視我的人就通通去死吧。」


一小時的孤單,二十三小時的幻想世界,無論是投身於夢境、書本、創作、網路或白日夢中。



在以前的話,也許有人會要求我給予一個理由,一個為什麼不告而別的理由,一個為什麼斷絕所有連繫手段的理由。
但現在,我已經不需要解釋,因為已經沒有人要聽了。



不必解釋,一切都是自找的,這享受又逃避自虐的虛無的自己。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