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Imprisoning(G1 / HoundMega)

2008.12.30.Tue.18:31
舊文。
監禁場景注意。



『啪喳。』


重啟後發覺空間帶來的壓迫感,狹隘的。


安靜到能在復甦瞬間接收迴路啟動的脈衝。
漆黑得必須仰賴光學鏡頭恢復後輝映的鮮紅作為光源。

挪動四肢卻只聽見金屬冰冷的摩擦碰撞。
抬頭觀望卻只看見鐵欄整齊的循序排列。


不斷緊握又放開的手試圖確認機體功能和中樞連結的完好度,一切正常。
如果不是系統錯誤產生的感覺異常,那──



「你總算醒了。」

「該死的,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黑暗中竄出的陌生語調引導他吼出芯底的想法。


照明裝置終於被打開,慘白的燈光遍佈整室,簡陋儀器的機殼表層黯淡無光,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設備,看來是臨時搭建的庇護所或前哨站,但這些對他而言一點都不重要。


「爐渣,給我解釋這是怎麼回事。」他注意到對方胸前的紅色標誌,即使情勢不利依舊氣焰高昂。

「沒問題。」分不清是否真誠的善意,「我是Autobot的Hound,而你,Decepticon的最高首領,現在是我的俘虜,這樣明白了嗎?」

「俘虜?」詞彙通過思考迴路後放聲大笑,「笑話,你這爐渣知道自己現在說的話比Starscream的誑語還無聊上萬倍嗎?」

「笑話?我想等您明白自己的處境後,看法也許就不太一樣了。」


Hound將綁在儀器上的鐵鍊一把抓起,隨性挑了其中一條用力拉扯,對方便如同自己預料般猛烈撞上鐵欄,發出金屬碰撞產生的巨響。


「抱歉,弄痛您了。」藍色光學鏡頭流露不合時宜的柔和,「不過這樣應該能幫助您認清現實。」

「你這爐渣......!」半掩承受衝擊的左臉,這般程度不至真正傷到他,不過遠大於實質傷害的侮辱終於令他將針對Hound的輕藐轉為憤怒。

「籠子的空間應該不怎麼大吧?」Hound蹲下以縮短彼此對話的距離,「這玩意兒原本只是設來誘捕那隻Kitten的,想不到最後落網的東西比預期目標大上太多了。」

「你竟然拿我跟Ravage比較?」怒火燃起。


四目相對,對方投射極度憤怒且足以謀殺的目光並不意外,毫無減退的氣焰使他頗感興致,果然要有這樣的威嚴才能領導Decepticon和他們Autobot打過四百萬年來一場又一場沒完沒了的爛仗嗎?


「要知道,偵查兵和最高首領在我看來沒什麼差別,」手倏地伸進牢籠,Hound四指穿過勾住事先套上頸部的環圈,輕易拉過來讓對方的音頻接收器對準自己的外部發聲器。「凡是被關在這個籠子裡的都是俘虜,Megatron,連你也不例外。」


「爐渣的......」


Hound以最溫柔的屈辱強制結束辯駁,僅存的隻字片語全在口舌交纏中溶解,感受到不具任何羞赧的顫抖,最後彼此分離後面對的也純粹是生理和洶湧殺意帶來的潮紅。

鍊子一扯便輕鬆化解迎面而來的攻擊,他決定抽離頸圈,換以手掌包裹同樣被連著鐵鍊的套環鉗制的拳頭,緊握且暫無釋放的打算。


「我的名字是Hound,Megatron,在您身為俘虜的期間請務必記住,請別讓我用更激烈的方法提醒您這點。」


力道逐漸增強,直到壓力破壞了指間部份的連結關節令Megatron不得不因疼痛悶哼一聲,Hound才狀似滿意的放手。


「謝謝配合。」漾起笑容,彷彿連墨綠色的塗裝也跟著鮮明起來,Megatron狐疑地看著Hound準備撥通臂上的通信器。

「看來你打算通知Optimus Prime。」充滿戲謔意味的提問。

「我也只能這麼做,」眼神已不具當初的從容,「我相信Prime會以能夠永久根絕兩派戰爭的方法處置你。」

「他會這麼做的話就不是Optimus Prime了,無能的爐渣。」

「......。」




如果在這裡親手挖出Decepticon首領的火種,能不能立刻結束這遙遙無期的戰爭?


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受動作牽連而擺盪的鍊子鈴鈴作響,像笑聲奚落。




【Fin】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