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敗歸

2008.12.30.Tue.18:10

舊文。
回頭修改才發現這篇錯字贅字多的不像話。


Thundercraker被困在山谷的陰暗角落,動彈不得。


遭戰火波及,一發沒頭沒腦射向天空的子彈從前往支援的他和Skywarp之間穿過,後者藉內藏瞬移功能順利閃避。
可自己就沒那麼好運了,被擊中的同時刮起亂流擾亂他的平衡。

該死的流彈,該死的行星風系。



更該死的是摔落地點,未風化為沙塵的岩石堅硬得足以破壞機體表層,經歷一番折騰導致破損部分更加嚴重,還另外附帶新的傷痕。

Thundercraker不像Starscream那討厭的尖叫鬼會嚷嚷受了傷掉了烤漆有多倒楣麻煩云云,但他認同其中一點,受傷確實是件麻煩事,尤其在Decepticon是沒有休養這回事的。除非傷重到無法動彈 ─ 不過真到了這種程度大概也不必修了,按照兼任我方醫官的建築工程師的說法,「如果修好一個TF所耗費的資源大於修好他後所能帶來的效益,不如直接回爐重造。」



無須反駁,正因如此他們才得以走到現在。


Thundercraker勉強打開光學鏡頭對四周的環境進行掃描,除了砂石什麼都沒有,連該地形偶爾出現在路邊的不起眼綠色有機體也瞧不見(雖說不會動的它們常常被沙土掩蓋),能量液緩緩從龜裂的機殼流出,和地面土黃色的岩礫詭異地相互輝映,恆星能量所及之處可以看見閃閃發亮的細沙,真是去他的礙眼極了。


不遠處的岩石群也殘有能量液,當然,那就是剛剛墜落的地點,他幾乎用盡僅存能量才走到陰影遮蔽的谷底,免得同伴找到他前就被地球恆星發出的熱能燒壞迴路,但會不會真的有同伴搜索到他的行蹤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也許能試著使用看看變形機能,如果沒大礙的話應該能勉強飛回基地。
可他們偉大的首領將基地建在海底,就算真能撐到該處,含氯化物的大量一氧化二氫也會壓迫侵蝕他的機身,下場就是變成一堆永遠浮不起來的廢鐵,真要選還不如報廢在這裡,至少看得見天空,理論上碳基也不會來到這個完全不適合生存的地方。


天空這種東西,不管在塞柏坦或地球看都一樣的──




「欸,TC,你應該還活著吧。」


山谷上方傳來熟悉的呼喊,熟悉到讓他以為是處理器失常造成的幻聽。


「喂、爐渣的別給我裝死!我知道你在下面!不要害我飛老半天卻找到一具不能動不能變形的Seeker!」

「抱歉,我不能動也不能變形,但我還活著。」Thundercraker陳述事實,強迫自己抬起損傷的頸部,光學鏡頭受陽光直射而炫目,站在谷口邊緣的確實是他最熟悉的同伴,因背光的緣故僅能辨認從兩側延展的機翼,還有在耀眼許多的太陽下依舊閃爍的紅光。


「......渣的,還活著的話應一聲是會報廢喔!」回應的瞬間他愣了一會,隨後又開起粗口。

「不至於報廢,但好像也差不了多少。」連發聲系統的動作也會影響傷口,這次真的傷得不輕啊,Thundercraker已經不知道是哪部分的破損在警告他的處理系統了。

「......別動,我現在就下去。」


Seeker變形為F-15型態降落谷底,以比平常優雅許多的姿態解除變形,真的是他的同伴,Skywarp,那個紫黑塗裝交錯的Seeker,對方的視線不斷在自己身上徘徊。


「怎麼不用順移下來。」Thundercraker問,想讓邏輯思考轉移對破損回報的注意力。

「其實我......不太能精確控制順移的位置。」 Skywarp簡短回答,原本伸向Thundercraker的手突然停頓於半空,「等等,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摔的!」

「剛剛跌到你後面那堆石頭上,費了點能量才爬到這裡。」

「......想不到摔在那上面還可以活著。」Skywarp回頭瞧了瞧岩石群作出結論。

「是啊,我也想不到。」真不知道自己做過什麼事值得Primus如此庇祐。「怎麼了嗎?」


手繼續伸著,面露難色似乎猶豫盯著自己看的Skywarp讓Thundercraker倍感怪異,說來好笑,打了太久的仗,他早已習慣對方的狂妄或殘虐,像這樣與感性有些關聯的神情反而沒法一時搭上線。


「TC,你的手會不會一拉就斷?」他很認真的說。

「......不會吧,」都可以憑自己僅存的力量爬過來了,「應該。」


Skywarp想了想,有些粗魯的拉起倚靠山壁撐起機體的Thundercraker,將對方的右臂橫越過頸部壓至肩上,另一隻手半圍繞腰部,兩方的機翼穩穩靠牢彼此。


「好啦,這樣就OK了。」Skywarp的語氣透露輕鬆歡愉,「隨時都可以起飛。」

「等等,Skywarp。」起飛前Thundercraker才想起一個他覺得很重要的問題,「你既然有空來找我,和Autobot的戰鬥應該結束了吧。」

「是結束了。」

「......那結果呢?」

「結果還能怎樣?跟以前一樣啊,Autobot又把建築組蓋好的東西砸掉了。」

「所以是......輸了?」儘管與設想相去不遠,Thundercraker仍感到茫然,「Skywarp,那你怎麼還笑的出來?」

「不然要怎樣?」 Skywarp對提出的問題嗤之以鼻,「別鬧了,只要還活著,我們遲早會讓那些輪子吃鱉的。」

「說的也是。」Thundercraker苦澀地說。

「這樣才對嘛,」Skywarp樂道,轉頭望向上方無盡的蒼穹,「再不回去你的能量液都要流乾了,準備好了沒?」

「隨時都可以,夥伴。」





其實什麼都無所謂,天空不管到哪看都一樣。

只要他們都還活著。




【FIN】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