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六時一刻

2014.12.25.Thu.11:18
※互動劇情
※相關角色:伊佐春澄、花臣哉







花臣哉漠然瞪視面前只有白飯與醬菜點綴的餐盤。

並非睡眠不足的放空,他的作息向來四平八穩,與一些只有出席晨會才早起的尉官不同,他以身作則示範規律生活乃軍人美德,然而執行到現在,成效似乎不彰。

軍寮食堂營業得早,臣哉幾乎是第一個來報到,廚師與精神抖擻的阿桑都對他印象深刻,尤其後者總會記得給他多盛點飯菜,就怕行事規矩的中尉要多排幾趟才能填飽肚子。

今天他一如往常走進食堂,梳妝盥洗耽誤了點時間,因此比平日晚到,甫進門却被當中排隊的人著實潮震驚了一番。

乍看下仿若來到中午時段,只見一長列穿著整齊的年輕面孔們一面排隊一面與前後方交頭接耳,臣哉一時未反應過來,而後他想起這幾天新兵入訓的事,想必就是眼前這票吵吵鬧鬧的人了,他推測道。

即便吃到東西的機會渺茫,他仍排進了隊伍最後尾,果真阿桑只能滿臉歉意給他添了史上最大碗的白飯,加上幾碟小菜說著還請中尉稍等,對此他答道自己不介意,便端著空蕩蕩的托盤返回座位。

新兵顧慮到臣哉的位階始終不坐到他對面的位置,他端坐著等廚房弄好第二批料理,而在食堂大爆滿時終於有人坐到他對面,臣哉抬頭探個究竟,發現是通常不會出現於此的熟面孔時倍感意外。

更讓他意外的是,對方托盤堆了滿滿的食物:飯糰、煮物、湯、厚蛋燒、雜炊、花捲壽司......,食堂有的品項幾乎一應俱全,他還沒想到該先問安還是先問出了什麼事,對方就先在他面前整起衣領,看似有備而來。

「花中尉,早安。」

「......早,小鳥遊少尉」

道完安小鳥遊凜人深吸口氣,既沒執箸也沒拿起任何食物,臣哉拿不準後輩的想法,便靜靜地給對方空間發揮。

「昨天的事是我不對。」凜人說,將豐盛的托盤往臣哉的方向推去。

「這是賠禮。」


臣哉終於意識到對方作為的用意。

昨晚他謹慎地詢問入住不久的同寢後輩,擔心自己的中尉階級或其他方面是否有給對方壓力,卻換來一句「沒啊中尉您就跟您的身高一樣親切」的訕笑。

那時他確實發了頓脾氣,即便巡邏歸來的伊佐少尉介入也無從解決,雙方便不歡而散各自就寢。

一早起來他洗把臉整頓昨日境況,其實他並不是真那麼介意對方拿身高開玩笑,而是自己認真提問卻不被當一回事對待才發怒。

不過臣哉沒料到對方將致歉準備如此隆重(儘管口條上沒說出任何一句道歉),眼見食物在前,他又確實餓了,除了上對下在外需要點矜持外,實在沒有不接受的道理。

於是他默默夾了對面的厚蛋燒到自己碗裡,見他不客氣地動筷,凜人才起身離開,將位置讓給廚房送來的第二波豐盛菜色。







達成任務回寢室煮咖啡的凜人想開窗通風,被另張床上傳來的懶散聲調阻止了。


「不要開,會冷。」


說完床上的人緊揪棉被蜷縮著,不給冷空氣趁虛而入的機會。

凜人也聽從對方的話收手,轉去完成手沖咖啡最後一道程序,將預先燒好的熱水緩緩入注濾壺,隨著水流宣洩,房內漸漸溢滿香氣,惹得在床上補眠的伊佐春澄硬撐起厚重的眼皮與身子。


「味道真濃。」

「所以才要開窗啊。」

「留一點給我,冷掉沒差。」


眼見對方昏昏欲睡就要倒回床鋪,凜人扔了顆方糖進一片漆黑的杯子,他正攪拌起勁時,春澄又像是想起什麼重要的事,倏地起身半坐,挺立寬闊的體格。


「──我說,你應該去道歉了吧。」

「.......剛剛去了。」

「那就好。」


語畢春澄再次躺平,這回真的是就算天塌下來都無法叫醒他,凜人把自己床上的被子蓋上春澄露在外頭的膀子,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熱氣翻騰的杯子被凜人暫時擱在一旁,他隨手翻開桌上英日辭典中的一頁,覺得第一眼瞧見的字詞很是正面,便牢牢記下,然後心滿意足地闔上。





【完】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