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不期而遇的Bee-Otch

2008.12.30.Tue.18:05
Bumblebee‧Barricade / 賭場 / 詩集

舊文,CP抽抽樂PART.2

(一)背景架空擬人,腳色是07真人電影
(二)女體判官出沒注意。
(三)女裝蜜蜂出沒注意。
(四)其實這是AVG遊戲《判官小姐》的 BBB線設定(錯)
(五)然後我抄了黑礁的梗看過的請用力吐槽沒關係






連月亮都被遮蔽的夜晚,誘人犯罪。


『這裡是0807,請1688回答。』


傳來熟悉的同僚聲音,Barricade接起腰間的通信器。


『1688收到,請0807報告。』

『追蹤小組已掌握到目標的行蹤,正往你負責的區域前進,稍後總局會派出支援。』

『好的,關於目標有更詳細的報告嗎?』

『是,目標是金髮碧眼的青少年,外表年紀不超過18歲,身上背著已判定是凶器的BAR(白朗寧自動步槍),雙手提著黑色公事包,此外還拿走了案發現場的左輪手槍,該武器是否能使用無法確認。』

『收到。』


她關閉通信器,爲了在水泥叢林狩獵吃人的土狼。


世界簡直反了,區區一個受敵對組織雇用的少年打手竟然殲滅了他們一直無法順利攻堅的犯罪組織分部。
警方背負了拯救人質的重責大任,但被對方這麼一攪和,不論人質或組織成員都一起被轟到屍骨無存,更別說經過槍林彈雨洗禮後千瘡百孔的證據,長期與組織周旋所耗費的時間精力全白費了,想到這不禁氣得發抖。


何況目標是年紀輕輕便以殘酷出名的殺手,她有充足的理由在此次行動中協助逮捕這名危險份子,在看過案發現場的慘狀後,Blackout說了這麼一句:


『嘖,看看這些倒楣鬼,都被子彈打成蜂窩了,因為老是這樣搞那傢伙才被叫做Bumblebee嗎?』


作為門面的賭場有疑似遭到手榴彈攻擊的痕跡,看來目標不想在這裡花太多時間 ─ 不過現場的賭客和莊家還是全被殺了,一進門就立刻放槍把對方打到措手不及,確認沒有留下活口後又補了幾槍,甚至有閒情逸致摸走幾個看上眼且完整無缺的物品。


來到小巷入口,Barricade將手槍保險打開、上膛,現在是玩真的了,只要有絲毫猶豫就有可能被反撲。






喀搭喀搭。
巷道裡只回盪著皮鞋跟時而急切時而緩慢踏地的腳步。


夜半時分的工業區理所當然無人居住,這裡又是出名的犯罪集中地,連政府架設的路燈也被蓄意破壞,線路八成交給了廢鐵商回收處理兼賺上一筆小錢;本來淨空的防火巷卻堆滿雜物,Barricade只能盡可能不發出巨響而挪動它們,硬從僅能讓瘦弱身材穿過的細縫進出風險太大,幸好絕大部分只是虛有其表的紙本或日用品,其中也許參雜其他犯罪組織的重要資訊,但礙於執行任務中而打消搜尋的想法。


沒有人,除了他自己。


正當Barricade這麼想時,另一頭響起同樣的腳步聲,喀搭喀搭喀搭......


「什麼人!」


她將槍口對準前方,聲音毫無畏懼越走越近,喀搭喀搭喀搭......


「停下來!不然我就開槍了!」


『喀搭。』


腳步聲停了下來,身著黑色洋裝的女子在她面前駐足,長髮及肩,左手拿持碎花小布包裹的長型行李,有些怯生生地看向Barricade,注意到她手上的槍枝後轉為驚愕。


「是、是警察嗎?」

「沒錯。」Barricade說,仍不打算放下槍口,「這個地區已經被封鎖了,爲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是在這種時候?」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來找男朋友的!他在這邊的賭場工作,我想找他,所以......」

「所以?」

「所以......可是我迷路了,剛剛又聽到好可怕的聲音,警察小姐,你可以帶我去賭場嗎?我真的好擔心他,可是又怕......」女子說,表情近乎泫然欲泣。

「可以,」板機上的手指蓄勢待發。

「前提是如果你真的是要去找男朋友的話,親愛的殺手小朋友。」

「好厲害喔,妳是什麼發現的啊?」哭泣的神情已轉換成天真爛漫。

「小朋友,改變裝扮也消不去你身上的硝煙味,拿了那麼大一把傢伙開那麼多槍,那味道就算噴滿香水也弄不掉的。」


該死,她可沒辦法和BAR硬碰硬,就算成功牽制讓對方不能使用,天知道那小子暗藏的左輪手槍何時會冒出來。


「誒,姊姊、警察姊姊。」不等Barricade思索完,裝扮女子的殺手逕自向她走近。

「不准動!不然我要開槍了!」

「不要這樣嘛,姊姊。」報告中描述的藍眼睛直勾勾盯著Barricade,倒映了緊張而僵直蒼白的面孔,「來場交易好不好?我這裡有從賭場拿來的三萬美金,這些都給警察姊姊,不過你要當作沒看到我喔。」

「你以為我會蠢到跟你進行這種交易嗎?」普神,她扣板機的手快把持不住了。

「我是說真的啦,姊姊。」殺手動了動手上的包裹,「如果妳覺得不夠 ─ 」

「......我說了不准動!」



兩發子彈直擊胸口,目標先愣了好一會兒才應聲倒地。
板機終究扣下了,也罷,擊斃了也許比較好處理,當初局長下令有必要可以當場射殺,她走上前,屈身從目標旁邊確認死活,槍仍緊握手中不放,另一隻手觸摸耳後的頸動脈處。


食指感受到第一波跳動後,Barricade發覺自己持槍的手反被捉住,下意識的反射動作迫使她丟下槍枝,對方猛烈起身害她失去平衡而踉蹌幾步,碎花小布流暢卸下,BAR的槍口正抵著她的後腦杓,還能感受到些微熱度。


「好討厭喔,姊姊,怎麼可以暗算人家呢。」他放開Barricade的手,一腳把掉在地上的配槍踢得老遠,「我可是好心想放妳一馬耶。」

「原來是這樣啊。」她最擔心的狀況發生了,不行,先保持冷靜。「那你現在到底想做什麼,小朋友......或著應該叫你Bumblebee?」

「這個嘛......」Bumblebee貼近對方,一隻手從背後繞過撫上Barricade的胸口,「有很多很多事可以做啊,比方說......」



『這裡是0807,請1688回答。』

通信器很不客氣地打斷他們之間的對話。


「怎麼啦,姊姊?接啊,你的好同事在Call妳了喔。」


手繼續向上摸去,制服鈕扣被弄得啪啪作響,滑過隆起的乳房,最後張開手掌,虎口半圍繞著鎖骨和頸部的交界,指尖來回戳動敏感處,塗了層粉色口紅的唇在耳邊輕啟。


『這裡是0807,請1688回答。』

「快啊,姊姊應該知道接起來後要說些什麼吧。」


Barricade忍住手部的顫抖,再次接起通信器。


『1688收到,請0807報告。』

『......怎麼這麼慢才接起來?』

『抱歉,我在搜索目標。』槍口抵得更緊了。

『援軍已到,請1688報告目前狀況,我方會視情況立即增援。』

『......方才發現蹤影,目標似乎往第七區的方向逃逸了。』

『收到,所有人立刻往第七區搜索!』


直到斷訊,Bumblebee才收回他的手,BAR雖然不再和後腦杓有所接觸,但仍然對準她的背部不放,Barricade半轉身看著對方。


「這下你滿意了吧?」她說,已沒有多餘的力氣再問中槍沒死的理由。

「滿意極了,剛好和我準備好的逃跑路線相反呢!」


Bumblebee笑著回答,收起步槍後蹦蹦跳跳跑走,飄逸金髮連同裙擺一起消失於黑暗的盡頭,臨走前還揮手向Barricade示意告別。


「再見囉,姊姊,下次遇到再一起玩吧。」他的笑容就像髮色一樣耀眼。







「1688,事情都過那麼久了,怎麼還是一付不高興的表情,大姨媽來了不成?」

「少說幾句話對你有好處的,0807。」


賭場事件發生後一星期,Barricade依舊耿耿於懷,局裡在意這檔事的同仁當然不只她一個,不過像她這樣完全不給別人好臉色看的似乎少之又少。不爲別的,那隻小蜜蜂賞她的背刺就夠搔癢難耐了,壓根不把對手放在眼裡的態度絕對能氣死任何稍微有點自尊心或職業意識的警察。


「少抬槓多工作啦。Blackout,你沒把事情處理完就跑來跟Barricade噓寒問暖,已經有人揚言要把你綁起來當槍靶子打啦。」


門後露出灰髮少年的半個頭,神情寫滿幸災樂禍。


「關你什麼事啊,死小鬼。」

「Blackout,如果你還有一點危機意識就快過去,不然這次就換你變成蜂窩了。」Barricade冷言相道。「要知道那群被迫超時工作的一抓狂可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呿,知道啦。」


Blackout心懷不甘走出有冷氣的辦公室,離開時不忘故意甩動大門撞倒(對他而言非常)礙事的少年,痛得對方趴在地上撫著被撞的頭,動彈不得。


「Frenzy!」Barricade上前扶起倒地的少年,「還好吧?」

「我 ─ 很好,」 Frenzy透過Barricade的協助得以站立,手仍撫著有些紅腫的傷處,「對了,剛剛總局收到一個包裹,署名是給你的。」

「給我的?」


Frenzy彎腰抬起置於地上的包裹交給Barricade,很普通的箱子,大小看起來也很普通,以普通程度來說卻稍嫌重了一點。


「總局為了安全起見先用X光檢查過了,裡面裝的好像不是什麼危險物品。」

「......就這樣?」

「就這樣啊,我要先走了,事情太多還沒做完咧,掰啦。」Frenzy關起辦公室的門。


Barricade將包裹搬到自己的座位上,用美工刀小心畫破以膠帶謹慎封住的開口,兩手一撥拿取上層保護的海綿,映入眼簾的是一本書、一張裝進精美卡套的卡片和一個四方形的小盒。


重量的主要來源應該是這個了,Barricade拿起書籍,赭紅色的外殼鑲著燙金字體,四角微鈍,看來是有些舊的外文書,側面看過才發現是兩冊一套的套書,再翻至書背,書名「Lyrical Ballads」正優雅端莊的呈現在眼前。


Barricade倒出書本的同時飄出一張便條,字跡潦草但尚能辨認:




給警察姊姊:

這是華茲華斯和柯樂律治一同出版的詩集「Lyrical Ballads」,當作姊姊之前陪我玩的謝禮,他們寫的詩都很浪漫喔,我想姊姊應該也會喜歡才對。

當時沒空問姊姊的名字,所以我就借了一下姊姊的證件,衣服釦子也是在那個時候不小心扯掉的,所以我就把它們連同詩集一起寄來還給你了。

P.S 胸墊的功能不只是讓胸部看起來比較大而已,雖然姊姊應該沒有用過這東西的經驗。





Barricade放下便條,拿起躺在紙箱中的四方形小盒,果真是讓她在事發過後遍地尋找不及的制服鈕扣,還是從領口數來的第二個,這人小鬼大的死蜜蜂。


『下次遇到再一起玩吧。』




願普神保佑,讓他們永遠別再見面。





【Fin】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