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今日天氣冷

2013.01.20.Sun.12:13
*寫給雨田桑的轉人品文(?)
*星幽界劇情
*這次很溫馨沒打架(RY)





伯恩哈德心情不好,他最保暖也最常穿的羽毛外套弄髒了,只能退而求其次換上旁人都說「挺好看的」但就是不夠暖和的長大衣。

起因是前天他端著新煮的黑咖啡往大廳走時與幾個奔跑的小孩擦肩而過,最尾端那個不偏不倚撞上來,咖啡未燙傷人絲毫即全灑在外套上,伯恩哈德本來要對後腦勺綁著一小搓頭髮的男孩說些什麼,但先是男孩的姐姐急忙趕來道歉,緊接著他就看見自己的雙胞胎弟弟裸著上身抓著螢光橘的大鳥朝他們跑來,顯然這場意外能算他一份。

是非曲直迎刃而解,身為兄長多少得替胞弟的魯莽行事負責 ── 就算他打從心底不同意這種歪理,別人也會要他同意。

總之他現在很不開心,尤其最近宅邸週圍氣溫益發低迷,冷得他一步也不想離開大廳,哪怕外頭已經有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先給中庭剷雪後搭起窯爐野餐起來了。

伯恩哈德給自己煮了第二壺黑咖啡,曾有人問他天天這樣喝會不會胃穿孔或晚上睡不著,這種蠢問題他連回答都懶,咖啡因對他來說毫無作用,喝完只會留下滿身香氣,他很中意。

剛煮好的咖啡很香很暖,喝到第三杯時熱度有些退了,伯恩哈德想著差不多該起身離開大廳旁的壁爐重新溫過,結果殺出阿奇波爾多這個程咬金。


「怎不出去晃晃,雪都停了,還有東西吃。」他邊說邊咬熱騰騰的肉串,毫不在意肉汁沿著竹籤滴落胸口。

「太冷。」伯恩哈德對嘴裡閒不下來的阿奇波爾多翻白眼,後者吃掉最後一口烤肉,扔掉竹籤後注意到桌上內容物所剩無幾的磁杯。

「是喔,太冷所以一個人縮在大廳喝咖啡?有夠沒情調的。」
「管真多。」

阿奇波爾多聳聳肩擺出無所謂的表情,眼前的男人恢復記憶後個性頑固如初,搭話前他就做好自討沒趣的準備了。

「會冷的話就來點好東西吧。」阿奇波爾多掏出藏在外套內裏閃著銀白光澤的酒壺,從保養狀況能一窺其珍視程度。

「我不喝。」
「你確定?這可真是好東西喔,不是隨便能找到的。」

他肯定對方不如平日表現般滴酒不沾,只是需要時機,並搭配點勸誘。

「喏,」他扭開酒壺蓋子,湊上面前讓對方聞,伯恩哈德本要擋掉但在氣味溢散瞬間收回自己的手。

「......這是什麼酒?」
「白蘭地。」
「......一點點就好,不要太多。」

果然上鉤了,阿奇波爾多笑笑看著對方乖順地遞來杯子,自己也如對方所言只添一點,不是有些交情他也不會這樣分出寶貴的酒液。

「保證喝下去身子就暖了。」
「隨你怎麼說。」

伯恩哈德懶得與阿奇波爾多辯駁,在他喝掉瓷杯裡那一點白蘭地前,對方便發揮本性到宅內某個地方逍遙了。





「......該死的。」

伯恩哈德摀著臉,潮紅與熱氣一同自頸肩竄升,他很確定現在大廳空無一人才低聲啐罵自己的不慎。
一時不察忘了問阿奇波爾多隨身攜帶的酒濃度如何,他清楚自己不如整天喝酒作樂的雙胞胎弟弟能喝,除非是拒絕不了的酒,否則參加酒宴時他比誰都小心翼翼控制喝進來的量,因此不少人認為他們酒量相當,其實不然。

脖子與耳後熱得一蹋糊塗,伯恩哈德有脫下外套的衝動,但酒精造就的暖意只是暫時性的,想起這點後他停下動作,在單人沙發上維持後仰的姿勢休息。

壁爐內的火堆隨著心跳劈啪燃燒,規律的鼓動令伯恩哈德幾乎沉入夢鄉,直到某種冰冷的觸感貼上臉頰。他藏住自己的訝異睜開眼睛,只見深淵異形六隻眼睛咕碌碌轉著,焦點最後一致落在他的臉上,伯恩哈德立刻明白來者何人,但眼前異形無禮的凝視仍讓他感到不悅。

「你還好嗎?」異形身旁的少年問道,他提前從中庭回來,抱著書準備到大廳歇歇並看完最後一章,卻在壁爐旁發現昏昏欲睡的伯恩哈德,他對這男人的印象一直是警醒的,因此發現對方難得異常後才鼓起勇氣關切同伴的狀態。

「......我沒事,你忙你的。」他狀況不大好,但處理起來不在少年庫勒尼西的能力範圍內,只能婉拒對方的好意。

「這樣啊.......。」庫勒尼西不再多言,找了另個空著的沙發坐下來,他能做的只有每當異形試圖弄醒伯恩哈德或到旁邊打轉時噓聲斥責,這樣的模式重複幾輪後異形才不情不願地守在原地陪少年閱讀。


藏書室打理一切的司書推薦給他的書不大好懂,庫勒尼西翻完最後一頁,腦袋有些轉不過來,他告訴自己下次遇見時記得向對方提起這件事,雖然最開始是他要求想看點有些深度的書。

異形似乎又發現什麼有趣的東西,庫勒尼西順著牠擺頭的方向看去 ── 原來是伯恩哈德睡著了,他很少看到對方如此毫無防備,默默感嘆過後他放下書讓自己專心一意拿毛毯給在大廳打盹的戰士,異形跟著他去了又來,順利替對方蓋上保暖的毯子後庫勒尼西露出滿意的微笑,才帶著那本艱澀難懂的書往藏書室走去。


那天即便在椅子上伯恩哈德仍睡得很好,但醒來後發現身上被好事者動好幾處手腳,憤而拿起新月討伐兇手又是另一回事了。



[END]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