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Just a small award (07真人電影 / OPJ)

2008.12.30.Tue.17:40

舊文。
本來想把OP弄黑的後來放棄了。(?)




醫護室內,搖滾樂震耳欲聾。

房間唯一的病人躺在床上跟著節奏打拍子,儘管腰部以下無法動彈,纜線和支架勉強撐住曾被迫分家的上下半身,這些都絲毫無法影響他的好芯情,只有身子隨音樂起伏震動不慎拉扯到維繫生命的管線時才能勉強將他從音樂的世界驅出。


「痛痛痛痛......難怪Ratch說沒事不要亂動......。」


在現場觀眾的瘋狂吶喊中,LIVE轉播結束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週一次的MTV排行榜,地球人在這方面的確頗細心的,這也是他喜歡地球流行音樂的原因之一。

這次的第一名是Katy Perry的I Kissed A Girl?怎麼會呢,在他聽來只是普普通通而已啊,Bleeding Love還動聽一些(可惜曲風不是他喜歡的類型),連上網路瀏覽了一下相關評論,似乎是因為歌詞的關係?不過是有個女碳基親了另一個女碳基而已嘛,到底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啊,雖然研究過地球文化(當然是從有興趣的部分下手),但好像還是不夠理解碳基的某些行為模式。


─ I kissed a girl and I liked it
既不搖滾也不抒情的唱腔─

─The taste of her cherry chap stick
歌詞本身也只是平平─(如果不提親吻的部分)

─ I kissed a girl just to try it
真的就是普通而已啊─

─ I hope my boyfriend don't mind it
塞柏坦人的品味終究還是跟地球人不太一樣嗎─




「Jazz,麻煩把音樂關小聲一點。」

「嗚哇!」


過度專注思考導致完全沒注意到某個推開醫護室大門的TF,慌張一動不僅令新買的CD音響華麗墜落又扯到管線,Jazz在反射性摀住傷口的同時瞥見來者何人。


「原來是Prime......」

「不要動,掉下來的東西我已經接住了。」


Optimus Prime,Autobot和Cybertron的最高領導者,也是他的上司,純淨的藍色光學鏡頭硬是和身上的火焰紋有那麼一點違合感。


「Ratchet不在嗎?」小芯翼翼將CD音響放回原來的地方,經過方才一振聲音似乎更大了。

「是不在,剛剛出去了。」

「出去做什麼?」Optimus Prime企圖研究CD音響的構造,想找出將聲音轉小的方法。

「好像是因為Ironhide出車禍的樣子,不知道是為了閃什麼東西。」當初醫官一接到求救訊號就衝出去了,他根本不可能知道其他細節。

「有Ratchet在應該就沒問題了......Jazz,你知道怎麼把這東西關小聲一點嗎?」

「關小幹嘛,你不是馬上就要走了?」

「將格式聲音檔案的音量控制在一定範圍內是應有的禮貌。」

「好吧,長官。」Jazz接過遞來的音響,找到音量按鈕後做了點調整,傳出的聲音確實小了許多,「Prime,你該不會打算就這樣丟下你親愛的部下一走了之吧?」

「你希望我為你做些什麼事嗎?」他必須承認有時真的不太了解深受地球文化影響的副官的用詞和想法。「如果在得以實行的範圍內。」

「沒什麼,只是......」Prime投來的直球害Jazz有些不知所措,廣播節目開始重複本週排行榜的新歌,「同樣是執行任務,Bumblebee可以全身而退和他的碳基朋友出去兜風,而我卻活該倒楣被那個Megatron分兩半,還得像老頭子被困在床上療傷,這樣一點都不公平嘛。」

「那時你沒有強出頭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Optimus就事論事。

「Prime,你的意思是說那個時候要我放棄身為Autobot的戰士尊嚴嗎?」他沒理由不接受Decepticon的挑戰。

「......不是的,Jazz。」

「所以啊,看在我這麼勇敢又努力的份上,應該給點獎勵之類的東西吧。」Jazz回復笑嘻嘻的表情,銀白色裝甲和他的笑容一樣閃閃發光。

「獎勵?」


Optimus Prime低頭思索了那麼一會兒,排行榜的音樂撥回那首I Kissed A Girl,半搖滾風的前奏咚咚作響,Katy Perry又開始親起小女友的櫻桃小嘴,希望男朋友別介意。


「獎勵啊,不過現在我身上什麼也沒有呢,真糟糕......」

「那個,Prime......你不用那麼認真沒關係......」彷彿可見冷凝液沿著護目鏡邊緣緩緩留下,自己的長官會如此認真思考一時起興提出的問題,很明顯超出他邏輯系統預測的範圍,Jazz有點擔心對方下一秒會因為理解不能而當機倒地。



─It felt so wrong
「Prime,你有聽見嗎?」

─It felt so right
「......Prime?」

─Don't mean I'm in love tonight
已經燒壞了,天啊!他等等要怎麼跟醫官解釋啊!

─I kissed a girl and I liked it
不管怎樣總要先做點什麼─

─I liked it



Jazz勉強起身,將臉湊至Optimus Prime面前確認是否真的失去意識,類獸耳的音頻接收器卻冷不防受到對方面罩輕輕一碰,長達數秒。


「抱歉,我什麼都沒帶,只能這樣。」Optimus帶點愧疚開始解釋,「這是從地球的視訊頻道看來的,地球人有時會用這種方法鼓勵他們的關係人─Sam當初也是這麼跟Bumblebee和我說明的。」

「......」是誰說的誰發明的從哪來的Sam是不是真的這樣講的已經不重要了。

「這樣可以嗎,Jazz?」光學鏡頭摻雜溫柔和些微擔憂,凝視著表情呆滯的副官。

「當然可以怎麼會不行如果Prime很忙的話就先走吧我想休息了─」故不得艱難的下半身,Jazz挪動身軀,背對Optimus Prime,光學鏡頭裝作休息望向窗外美好的風景。

「好吧,剛剛Bumblebee發了訊息,說要當面報告今日的巡邏狀況,我先走了。」

「嗯。」含糊應了一聲。


啪喳,門打開了,啪喳,門關上了。

─Ain't no big deal, it's innocent

很好,對他現在這張燒到可以直接蒸發能量液的臉簡直諷刺十足,後面在唱什麼鬼他根本聽不進去了。


Don't mind it?
才怪,他介意死了,不然何必表現得像個情竇初開的碳基女孩。




【FIN】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