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臨冬

2012.12.30.Sun.04:59
* 現パロ
* 工程師組
* 角色年齡操作有



米利安下班回家後發現他住的地方多出一籠兔子。
跟他住同間套房的只有一名室友,因此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帶回來的。

「羅索,麻煩解釋一下這籠兔子怎來的。」

米利安向背對他死盯電腦螢幕的室友詢問,基本上他很肯定對方不會先經過房東同意才把牠們帶回住處,何況出租合約其中一條清清楚楚寫著『禁養寵物』。

頂著紅髮瀏海齊平的室友像是沒聽到般逕自敲打鍵盤,過了好一會兒發覺這次無法靠拖延與不理會解決問題,才不耐煩地回過頭賞了站在後頭製造壓迫感的米利安一記白眼。

「要你管。」
「你至少也該餵牠們。」

籠裡的食盆水瓶空空如也,可以合理懷疑如果不是他今天難得準時下班,這些動物恐怕到隔天都不會得到妥善照顧。

「羅索,你用電腦查一下寵物兔平常都吃什麼吧。」
「餵紅蘿蔔不就好了,幹嘛那麼麻煩準備一堆有的沒的。」

米利安立刻檢查冰箱,幸好沒有塞滿長條狀的橘紅蔬菜。
他努力回想國中小飼養動物的經驗,結果與兔子相關印象最深刻的竟然只有籠底一顆顆無人清理的兔子屎,於是他決定出門跑寵物店一趟 ,順道告訴自己必須拒買飼料之外的用品,哪怕店員鼓舌如簧說著寵物玩具對都市動物的心理發展有多大幫助。





經過一連串結合努力毅力賣力外加一點運氣的利誘勸說,終於套出兔子是羅索從學校實驗室接收來的後,米利安決定將動物歸還原主。
不管怎麼說讓一個沒有獨立住所的高中生收養動物本身就是錯誤決定,何況這星期房東會來査房,現階段他不想失去這上下班方便且能負擔租金的地方。

米利安抱著籠子走在路上引人側目,來自各方的視線從他一路到校從未間斷,上課時間校前廣場空無一人,門口警衛一臉質疑看著身材魁梧又不像高中生或學生家屬的自己(而他的確也不是其中一種身分),儘管已簡單扼要說明進學校的目的,對方仍不肯放行。

外頭太陽有點大,雖然蓋了塊布在鐵籠上避免牠們曬昏或被周遭突發狀況驚嚇,但他還是希望能盡快將籠子裡的動物放回該去的地方。

汗流浹背還與警衛僵持不下的窘境直到一位教師經過才解除,對方偶然認出那籠兔子的來歷才讓米利安得以從嚴厲的盤問脫身,而在他向對方道謝前那人便因要事在身只帶他來到教師辦公室便先行離去。

和夏熱冬冷的警衛室不同,連結各教師辦公室的中央空調十分給力,室溫總是維持在讓人必須披上薄外套才不至受涼的程度。
接待他的是一位美麗的女老師,端來茶水的素手傳達纖細柔和的形象。

「大老遠跑一趟真是麻煩您了。」
「不會。」
「我記得兔子是羅索同學帶回去的,請問是家裡的人不同意他養嗎?」

女教師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認真,對他來說有些過頭了。

「他住外面。」
「那您是.......?」
「我是他室友。」

頓時女教師鼻樑上的眼鏡掩蓋不住訝異。

「他住的地方不能養動物,你身為老師不知道這件事嗎?」
「不清楚呢,我只在物理課見過羅索同學,是他再三保證能夠照顧我才讓他帶回去的。」

米利安稍微想像一下情境,年輕美麗的女老師手邊不知為何多出無法照顧的寵物,而他的學生室友自告奮勇替仰慕的老師解決燙手山芋,以他的個性恐怕當下就逼走其他競爭者搞得全校只有他最適合收養牠們,儘管事實並非如此。

「可以請問您的大名嗎?」
「米利安。」
「米利安先生,說來有趣,就您剛才的口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您是他的親戚或長輩呢。」

辦公室回響一陣輕笑,不只發自眼前的女教師,還有後頭在座位上他們關注的同仁。

「不管怎麼說,他住的地方不能收留這些兔子,不能請別人收養嗎?」他特地調班就是希望今天之內能解決這問題。

「如果這麼好處理就好了,就是因為留在學校會疏於照顧才需要人帶回去。」女老師坐到對面的沙發,矮上自己一截的她必須微微抬頭才能彼此對視。「而且我的孩子對動物過敏,也不方便帶回自己家照顧。」

孩子?
米利安愣了一會,腦海閃過詢問小孩年紀的念頭,但因時機不恰當只能忽略掉。

「這位老師...抱歉,請問我該如何稱呼你?」
「叫我瑪格莉特就行了。」
「瑪格莉特小姐,這些兔子如果是學生做實驗用留下的,那更應該留在學校讓他們盡到照顧的責任才是。」

說服人不是米利安的長項,意見歧異時旁人大多都被他的體型與沉默震懾,但這場合微妙地讓他做出不說些什麼便會居於下風的判斷。

「說得很有道理呢,事實上當初決定去留時也有老師提出類似的看法。」
「那麼......」
「但那位老師工作量太大沒法負起監督學生的責任,所以還是決定讓同學帶回去了。」

瑪格莉特望過來的眼神和善誠懇,真摯得幾乎不容置喙。

「米利安先生,如果說讓兔子留在學校,照顧方面交給羅索同學,身為室友的您則適時督促他盡責,這樣可以嗎?」

話說到這份上似乎也不容拒絕了,米利安想,或著瑪格莉特讓他覺得自己該這麼想。





「蠢熊,你怎會出現在這。」
「收你的爛攤子。」

上午十一點二十分,米利安的室友在不恰當的時間出現在空中花圃的兔籠前。

之前經過協商的決定大約是:兔子留在學校由瑪格莉特、羅索與其他自願幫忙的學生輪流看顧,瑪格莉特固定不在學校的幾個日子則由米利安負起監督之責。

「今天瑪格莉特小姐不在學校,你翹課到這也找不到她。」
「我翹課你管得著喔?」

羅索大力踢走地上的空罐,在空中劃過一記完美的弧度後落地擊響。

「你嚇到那邊的女學生了。」
「嚇到她的是你好嗎?她從剛才到現在就一直站在那了,看到你出現才不過來。」

發覺藏不住存在的少女有些怯生生地向他們走來,一頭長髮與百褶裙在樓頂吹起的風中飄逸。

「那個,羅索同學,老師今天不在嗎?」
「不在。」

比起羅索不友善的態度,一旁高大的米利安似乎讓她更不自在。

「那個,這位是.......?」
「我室友,不用理他。」

太簡短的介紹和女學生困惑的神情讓一向寡言的米利安決定多說些話證明自己並不可怕。

「我是米利安,跟瑪格莉特小姐算認識,是她拜託我來這看兔子的。」
「跟老師認識?」
「我要上班了,你們好好照顧兔子。」

話出口瞬間羅索毫不猶豫向米利安比出中指,示意他快點滾蛋。

「快滾啦這不歡迎你。」
「下禮拜同個時間我會再來。」
「呿。」

不知是對羅索無禮或米利安無所謂的態度深感不解,女學生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本來清兔籠的職責。





學期將近尾聲米利安才從女學生口中得知她的名字叫艾茵,乖巧文靜一如大眾理想中的青春期少女,有個還在唸國中的弟弟,偶爾會從花圃遠眺操場上某個帶班的體育老師,有次他不明就裡提起這點時弄得對方渾身發窘,背後還挨了羅索一踢,襯衫上的印子經過百般刷洗才稍微褪去些。

除此之外他們相處得還算融洽,艾茵曾邀請他與羅索在空中花圃共進午餐,那次他不得不婉拒邀約但帶了個飯糰離開以示心領,米利安一直想稱讚對方的手藝,順便傳授煮飯時放點沙拉油能讓賣相更好的秘訣卻找不著機會。

今天沒意外會是他最後一次來學校,與最初的印象比較,冬末的校園與辦公室顯然冷清許多,只有瑪格莉特招待的熱茶氤氳蒸騰提供一絲暖意。

「好久不見了。」
「是啊。」

兔籠外層多了厚重的毛毯並從空中花圃移至教師辦公室,時不時能聽見裡頭傳來窸窸簌簌的嚼食或飲水聲,還有蹬腿撞擊籠子發出的『匡啷』聲響。

「這些兔子你要讓學生帶回去嗎?」
「沒有,寒假會放我這。」

米利安收回正要伸向茶杯的手。

「我記得府上有個孩子.....」
「他現在住在父親那邊,離婚協議寒假結束前大概談不攏,總之能放在我這一陣子。」

瑪格莉特回應的語氣稀鬆平常,彷彿他剛問的是晚餐打算如何解決,而她漫不經心地說隨便找家小館將就。

「米利安先生,怎麼了嗎?」
「沒事。」
「你改變主意想帶牠們回家了?」
「沒有,現在我還住在那間套房。」
「那就麻煩你多關照羅索同學了,他是個需要人盯的孩子呢。」

米利安不確定當時瑪格莉特怎麼對他笑,而他又如何回應那笑容與身為教師理所當然的關心。





寒假的星期六難得有學生早起,對熬夜成性的羅索來說更是稀奇。

「難得看到你這麼早起來。」

米利安邊看新聞邊對整裝出門的羅索說道,後者正與許久沒用的圍巾打交道,而且交流過程不太順利。

「囉嗦。」
「這時間出門是要去瑪格莉特小姐那邊補習對吧。」
「你怎麼知道?!」
「她告訴我的,叫我順便提醒你別遲到或放她鴿子。」

當然以米利安對羅索的了解,哪怕刮風下雨對方都不可能失約,腿斷了也非爬過去赴約不可。
發現小貓掉進下水道被救生員撈起的新聞播完後羅索還在和那條圍巾奮鬥,看不下去的米利安終於上前抓住圍巾兩端隨意在對方脖子上繞個幾圈。

「多管閒事。」

圍巾解決後一切開始加速進行,穿上大衣幾乎是急急忙忙出去的羅索甩上門後換米利安準備外出上班。
知道兔籠和補習的事後他曾想過是否要透過羅索 ── 或著乾脆親自送些兔子飼料或日用品給瑪格莉特,後來終究都沒做成,也許是幾次見面對方給他太過清冷的形象,但忙於工作的他無暇深思是否有其他原因。


等到春暖花開的季節,兔子和學生一起回到學校、或那沒見過的孩子決定去留後,也許他會對那位女性有比較不一樣的看法。


[END]







不太重要的DEBUG背景設定:

米利安:左臂健在,上一份正職辭了目前正一邊兼職一邊找新工作 別問我正兼職做啥還沒想到
羅索:高中生,頭腦很好,翹課成性又愛頂撞師長(瑪格莉特除外)
瑪格莉特:大人氣高中老師,同時在附近的大學擔任講座教師,所以人不一定都在高中
兔子:某離職教師留下的產物,原本乏人問津,但瑪格莉特表示沒人養就要送去藥廠當實驗動物後全校出現前所未有的認養潮。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