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Coin Flip

2012.12.25.Tue.19:04
*梅倫&布勞
*清水向
*店長只有名字出現但自帶存在感
*B桑的跟風點文之一,請慢用w






路德的店以緊靠牆壁正中間的櫥櫃為中心可精準地劃分為兩大區,以其為界分配掃區不失為個好方式,除了櫃子本身不適合剖半分工。

年關將至,店主人只說著「年前大掃除是應該的這樣才能用嶄新的顏面迎接新年」之類的話就將店丟給另外兩位同事收拾,就隨同大小姐與其他戰士一同外出,由於商店之外的地方已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被掃得一塵不染,因此被指派工作也沒什麼好反駁的(當然對方也不可能留下反駁餘地)。

如今被留下的兩位侍僧一高一矮在雕紋華麗的陳年櫥櫃前對峙著,誰也不讓誰,重點不在櫃子誰掃,而是誰有權命令誰做事。

「僵持下去不是辦法,就讓運氣決定吧。」

身材較高的侍僧手裡瞬間變出一幅撲克牌,單手晾在另一名身材矮小的侍僧面前。

「你抽牌,抽到黑色花色就你負責。」

遞牌的侍僧目光掃向同事背後的櫃子,眼神飄回牌堆時發現對方沒任何動作,雙手交握維持原來的站姿。

「恕我拒絕,梅倫先生,賭徒的牌是連自己人都能欺騙的。」
「呵,竟然這麼不信任我。」

見對方不領情,梅倫收回手上的牌放至一旁的吧檯上,他拿的不是平日慣用的牌組,而是路德留給戰士們玩樂用的道具。

「梅倫先生,如果要二擇一,我覺得這個方式最公平。」

布勞從上衣口袋掏出一枚硬幣拋向梅倫,後者隨手一揮便輕易接下對面送來的挑戰。
他端詳了一下硬幣,圖樣質量都不是熟悉的手感,正反面分別刻著無名的肖像與幣值,而非象徵怪物靈魂的牛頭符號。

有瞬間梅倫想問清布勞這硬幣的來歷,但就像別人試圖刺探他牌組來歷般愚昧無禮,這問題在他出口前便自己先打住了。

「人頭是正面,拋接完我先猜,意下如何?」
「我接受。」

一如剛接下布勞的挑戰般順手,來歷不明的硬幣精準地在空中翻轉數圈便被梅倫接住,他一手攤平手背朝上,握住硬幣的另一隻手接著交疊上去。

「正面。」
「反面。」

梅倫打開手,錢幣上的人頭正對著他露出似有若無的微笑。

「那麼梅倫先生,這個櫥櫃就麻煩你了。」 布勞微微欠身,以同樣的俐落手腕接住對面拋來的硬幣,將其收起後順手抽了吧檯上牌組最上層的卡牌。

「這麼說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梅倫先生,今天運氣似乎站在我這邊呢。」

牌面上的紅心A歷歷在目,向對方炫耀今日的運氣後,布勞才悠哉地走出店面。
從頭到尾不發一語的梅倫正打算認份拿起店內的掃除用具時,長著翅膀以吵鬧出名的使魔即不知從何飛進店裡取暖。

「呀呀呀,外面好冷啊,梅倫梅倫,肩膀借我靠一下 ── 」
「我正要忙,別來妨礙我。」
「呀呀呀,好無情呀,都快凍僵了卻得不到半點溫暖,弗拉姆好可憐呀。」

找不到人體暖爐的弗拉姆在店內四處亂竄,然後很識相地不靠近周圍明顯籠罩低氣壓的侍僧,但不代表他不會用別的方式找樂子。

「梅倫周圍的空氣比外面還冷啊呀,一定是賭博輸了好可憐呀 。」
「賭輸的梅倫比外面枯掉的草還沒精神 ── 要不要弗拉姆安慰你 ── 唉呀?!」

裝作專心在掃除上的梅倫冷不防撈下一旁閒晃破綻百出的弗拉姆,像抓住誤闖室內的麻雀似的捧著不斷掙扎的使魔走向門口。

「救命呀、救命!我要被輸不起的賭徒吃掉了!唉呦沒人來救我!大家都出去了!」
「安靜點,我只是要把你送去布勞那。」


照布勞的性子,現在應該很樂意替他顧好弗拉姆外加泡壺熱茶 ── 布勞沏的茶是連路德都無法挑出毛病的好,且提前確定事情做完有茶喝也能讓他做事做得心甘情願點。



[END]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