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明天世界末日

2012.12.21.Fri.20:23
*布朗寧&沃肯
*應該算生前劇情
*配合世界末日主題SO無視部分世界觀





「布朗寧。」

對面突然冒出的澄澈聲音提起自己名字時,一向沉穩持重的偵探差點讓喝到嘴邊的咖啡灑出來。

「咳,什麼事。」
「你知道所謂的末日預言嗎?」
「喔,當然知道,就是最近很流行的那個,說什麼十二月二十一號世界毀滅之類的。」

布朗寧知道坐在他對面的長髮男子不是主動找人閒話家常的類型。
他們一週在男子家的溫室相聚一次,無論外頭刮風下雨或烈陽高照,玻璃天窗籠罩的室內永遠能保持適宜的溫度迎接客人,神秘程度不下眼前這位溫室的主人。

說是相聚,其實也就是面對面坐著,一個喝咖啡一個喝紅茶,手上翻著不同領域的雜誌或報告,整個溫室幾乎只有捲動紙張或挪動物品等無關溝通的聲響,換言之,他們之間經常沒什麼好說的。

哪怕彼此工作繁忙只能撥出這段時間,溫室主人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相處模式,至於他有機會看著並與對面的人獨處就滿足了 ── 到目前為止應該是這樣。

「那你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啊、啊,當然可以,請說。」

他自認表現得與平常沒兩樣,唯獨看不見的脈搏急促得像自己正面臨偵探生涯中最危急的狀況。

溫室主人讓身子稍微傾向對桌的布朗寧,以認真嚴肅的神情望向他。

「你覺得我該買蠟燭嗎?多妮妲與雪莉似乎很想要。」
「......呃?」
「蠟燭,中間有燭芯,點火才能用的照明物品。」用手指在空中約略比了個長度。
「我知道啦。」

布朗寧決定發揮專長讓情境稍微清晰點,於是他低頭喝了口咖啡清下喉嚨再發問。

「沃肯,為什麼你說多妮妲和雪莉想買蠟燭?是她們直接告訴你的嗎?」
「她們聽說末日預言那天會黑的伸手不見五指,電器等用品也會停擺,所以跟我說,應該先買好蠟燭這種原始照明用品以防萬一。」
「嗯,然後?」
「我花了五分鐘向他們解釋末日預言為何不可能成真,還有她們的眼睛經過設計可以在黑暗中看得很清楚,不用擔心看不見的問題。」
「嗯。」
「結果多妮妲似乎很生氣地走掉了,雪莉則是一臉茫然看著我,是我回答不夠完善、不能解除他們的擔憂嗎?還是其他我沒想到的原因?」


基本上布朗寧完全了解脈絡了,女孩子的心思不難理解,但難的是如何以對方能理解的方式說明女孩們一個生氣一個發愣的理由。
在他認知中很少有什麼人能讓沃肯如此花費心思理解,那兩個出自其手的女孩是特例,他明白這點但仍免不了心裡冒出走味咖啡般難以下嚥的酸澀感。


「沃肯,如果我是你,我會二話不說買最高級的蠟燭回去,還要是有造型或香氣的那種,越漂亮越好。」
「你是說香氛蠟燭?我認為以照明品質來說那不是最好的選擇。」
「當作實驗嘛,你不是很肯定末日不會來嗎?也許這種程度的蠟燭就能讓那兩個女孩開心起來,對你也沒什麼損失,不是嘛?」
「這麼說是沒錯......。」

沃肯有點訝異,他不曾看過布朗寧用這麼熱切的語氣 ── 還有眼神 ── 向他或任何人說話,彷彿從前的慵懶只是某種偽裝。


「我們現在就出門吧,能在天黑前買回來最好,晚上我還有個客戶要見。」
「等一下?」
「嗯?」
「我需要知道你從下判斷到採取行動間的邏輯是什麼。」
「嘛,偵探的直覺是解釋不來的,走吧。」


抱著末日來臨前該有些什麼突破的想法,布朗寧握住沃肯的手,拉著他走出溫室。 後者之所以接受這樣的肢體接觸,純粹是為目光交集瞬間傾瀉而出的熱情所撼動,即便外人眼裡布朗寧可能只是對著他淡淡一笑。


[END]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