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Ventriloquism(Ch.1更新)

2012.08.07.Tue.02:41
*沃肯與布列
*生前劇情
*R卡捏他
*長篇(更新一律集中此處)
*設定情節可能與官方有出入







CH.1

布列依斯睜開眼睛,日光燈一閃一滅扎著不適應光線的瞳孔。
但那不適僅是瞬間的事,片刻後他即不受影響繼續放空注視天花板。

被褥十分柔軟,會令人身陷其中並難以抗拒的程度,他恍神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身處完全陌生的空間,房內除了床空無一物,四周由漆成白色的牆與亮麗如新的磁磚地板構成,連床鋪選色都是容不得一絲髒污的純白,刻意而為的潔淨感讓布列依斯想起梅莉亞住過的病房,不過少了消毒水與藥劑的難聞氣味。

他離開不知在上頭昏睡多久的床,腳掌接觸地板沒多久便發現拖鞋的存在,這時才發覺身上那件審判官制服不知不覺中被換掉了,新的衣襬與房間一樣白得駭人,他轉動門鎖走進相對昏暗的走廊,企圖盡快釐清周遭發生的一切變動。

走廊的盡頭有光,穿過半掩門扉後迎接他的是一片綠意盎然。
高聳挺拔的熱帶植物一枝獨秀,底下灌木叢葉片交互堆疊如油畫般厚重,一層覆蓋一層,最上層被穿透玻璃投射的陽光打亮,潘德莫尼不是沒有植栽,但他沒見過如此朝氣蓬勃的群落。

寬敞明亮的空間沒有人,卻有人留下的形跡,布列依斯沿著若有似無的紅茶香氣注意到另一邊桌上翻倒的茶杯,封面印著燙金字體的精裝書浸於一灘不合時宜的液體中,如果液體好端端地留在杯中,想必就能細嚐那不該因此揮散掉的甘香。

『看起來是很珍貴的書,就這麼放著似乎不太好。』

抱著這樣的想法拿起書籍,不讓茶湯繼續往內頁擴散,當布列依斯努力思索處理茶漬的方法,他聽見後頭匆匆的腳步聲才想起自己擅自觸動他人物品的事實,儘管是出自好意。

「抱歉,我 ── 」

「你醒了,比我預料中快呢。」

腳步聲的主人搶在他之前發話,沉穩男聲不大像出自一個剛匆忙趕來的人之口,對方一身白袍,體格高瘦,午夜藍的長髮整齊垂落。

男子近似髮色的眼立刻關注到布列依斯手上的書。

「謝謝你,剛才意外來得太突然,忘記先拿起來就急著找擦布了。」

對方走到布列依斯身旁,黑手套捻著的白布於桌面來回移動,動作生疏使茶湯擴散的範圍更廣,他瞧見那人平靜的面孔因此起了漣漪,稍縱即逝的。

「讓我來吧。」

經過數次徒勞無功的來回,他不知何來的念頭一把搶過那太乾淨根本不該當抹布用的布,過程中與手套柔軟的質地擦身而過,不知是自己體溫偏高或被紅茶的熱度誤導,雖然隔了層手套但從男子手部感受到的溫度明顯比一般人冰冷許多。

布列依斯將從茶湯中救起的書歸還男子,對方接過書後不發一語盯著接下來熟練清理的動作。

他一面擦拭桌面,試圖回想來到這前究竟發生過什麼事,不經意瞄了染上茶色的擦布一眼,不規則渲染的圖案似乎讓他想起些什麼。

── 濕潤與被利物刺穿的痛楚一同湧上腹側。


布列依斯反射按住傳來異樣感受的部位,隨即發現那裡完好如初,沒有想像中那道深及內部的傷口。

「你不舒服嗎?如果是就別繼續動作,畢竟你的狀況比較特殊。」

一直站在後頭看著他的男子再度開口,分不清語氣平淡是出自冷漠或純粹對現況的評論。

「我很好,但不太懂您所謂的『特殊』是?」

「你受過傷,當然現在是好了,不過我認為有繼續觀察的必要。」

他想不起自己何時受過傷,但直覺相信對方所提是貨真價實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方才傳來的痛楚只有一瞬間卻真實地令他心悸。

「不好意思,請問是您帶我來這的嗎?」整理完桌面的布列依斯回過頭詢問。

「你是被別人送來的,算是意外的訪客。」

「那,請問您是醫生(Doctor)嗎?」

穿白色外袍的當然不只醫生,但這是他第一個聯想的職業,也與他猜想對方可能是幫助自己脫離險境的人有關。

「可以這麼說,很多人稱呼我是博士(Doctor)。」

白袍男子思考一下,給了肯定的答案。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沃肯與布列*生前劇情*R?捏他*長篇(更新一律集中此處)*設定情節可能與官方有出入
*沃肯與布列*生前劇情*R?捏他*長篇(更新一律集中此處)*設定情節可能與官方有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