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鍊金】眼

2012.07.31.Tue.08:13
*PS2遊戲「歡迎來到蝴蝶公園」背景相關(理解有誤還請指證)
*承上,含劇情捏他 & 情節捏造
*蝴蝶面具的育兒日誌(?),無CP


成分不明的液體於儀器間反復流轉。

與普世科學沾不上邊的實驗機械遍佈地下室各個角落,這裡現在只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位居半球狀的修復燒瓶內,讓大大小小的管子連結他負傷的軀體,一面聊勝於無翻閱前人留下的煉金術文獻(拜老祖宗與閒錢頗多的老家所賜,倉庫裡不少百年前的書籍仍保存良好,到現在還能帶著勉強打發時間用),一面透過玻璃表層不時留意燒瓶外四處走動的另一個人。

搖擺不定的步伐在旁人看來大概會聯想到下一秒撞上東西跌倒或所有可能因孩童單獨行動產生的疑慮,而就蝴蝶面具的看法,比起擔心還沒發生的事,不如等身體復原完畢再管那到處亂晃的小鬼。

(當然他的「管」是提醒對方別弄壞這裡任何一項東西,否則就有得瞧了。)

蝴蝶面具在武藤和樹與那女人把他帶來前便見過對方,但就見過那麼一次,是他上次回銀成市的時候。

事實上他大多數時間都在各地遊蕩觀光,只有偶爾想起還有銀成市這麼個一成不變的地方時才回去現身一下。(那「一下」總會掀起一陣波濤,苦無話題的的報紙新聞無比期盼他的出現 ── 完美的題材,彷彿為銀成市貼身打造的都市傳說,「蝴蝶面具」的仰慕者永遠樂於替這類報導買帳,也永遠有人提供源源不絕的影像照片供他們刊登。)

當他不再停留銀成市後開始從手機收到武藤和樹寄來的照片,內容大半是他和津村斗貴子或朋友們的日常生活,無聊程度堪比國外的家庭錄影帶,大略瞥過後便都毫無懸念地刪了。

不過這些照片仍有用處,例如他因此知道武藤和樹結婚了(對象當然是那凶神惡煞的女人,消息來的及時讓他順利參加教堂儀式並適時大鬧一番,順便欣賞新娘氣急敗壞與新郎尷尬的表情),然後他們有小孩了(男的,他回到銀成市時母子已離開醫院回家休養,新手父母帶孩子的拙劣程度讓他停留銀成市期間接手一部分工作,動機出自武藤和樹的一時之託外加津村斗貴子的強烈反對)。

每當不可避免地與這兩人見面,他都認為離開銀成市是對的,那裡太多過去亟欲擺脫的影子與煩人黏膩的情感,還有一大群倚仗和平便不思進步且沾沾自喜的凡夫俗子。

但這些都是戰爭爆發前的事,月亮上無所事事的人工生命體造出一票低等怪物回到地球掀起無聊的戰事,儘管世界再次動盪不安,但直到武藤和樹帶著妻小登門造訪他才真正與這場戰役扯上關係。

原以為那男人千辛萬苦找出自己的根據地是來拜託他再次投入戰場消滅人工生命體,結果卻是交給他一個連站都站不穩的小鬼。

「蝶野攻爵,這孩子就拜託你了。」
「怎麼,想丟下小鬼自己跑去戰場當英雄嗎?還真像你這偽善者的作風。」

武藤和樹的聲音聽起來沒什麼變,他身旁的藍髮女人也照慣例一臉凶神惡煞並維持警戒,唯一不同的是當目光投向樣貌神似兩人的孩子時會浮現擔憂的神色,這讓她總算像個普通女人一些。

「煉金戰團那邊需要我們的力量,而他現在年紀太小需要人照顧,所以、拜託了......!」

這不是武藤和樹首次有所請求,總之他們倆生的孩子就這麼留在這了。(蝴蝶面具也忘了當初為何答應這件麻煩事,大概是慣性使然)

主謀月亮臉帶領一群人工生命體四處作亂,戰爭規模與擴張速度皆比以前大上許多,甚至波及他目前的所在地,不管走到哪都有人工生命體的蹤跡,還打擾他出門散步的興致。(身上的傷也是那些怪物弄出來的,不是實力不足而是為數眾多的牠們正好挑自己休息的時候襲擊)

兩人帶來的孩子到他這裡沒多久便摸熟地下室哪些地方能去哪些不行,那個叫做武藤ソウヤ的小鬼對他似乎沒什麼戒心,但又不到黏人的程度,這點讓蝴蝶面具還算滿意,不過對方要是膽敢搗亂,自己大可向他父母投訴順便罵道你家小鬼沒家教,到時看他們如何反應也挺有趣的就是。

四處閒晃的武藤ソウヤ忽然停了下來,讓他裹足不前的是牆上掛的那一排蝴蝶標本,標本箱內的蝴蝶有些是蝴蝶面具自己捕來的,有些則是從私人收藏家或黑市搜刮來的戰利品。

只見武藤ソウヤ佇立在前目不轉睛看著,那小鬼對這裡的儀器與收藏感到好奇不是一兩天的事,因此他「警告」過好幾次,這些東西可不是想碰就能碰。

蝴蝶面具的注意力回歸書中的煉金術研究,這時武藤ソウヤ卻一反往常顛起腳尖,無視他之前的提醒想伸手碰觸標本框架(或純粹只想看更清楚點)。

無論哪種理由都不能對這動作置之不理,他可不要不懂收藏價值的小孩子對他的收藏品動手動腳。

「喂,不是說那邊的東西別亂動嗎?」

年紀尚小的武藤ソウヤ聽見燒瓶處傳來熟悉的聲音,於是回頭望著燒瓶內歇息的蝴蝶面具。

「我想看這個。」他指向牆上最感興趣的標本箱,裡頭釘著一對稀有的鳥翼蝶。

「喔?」想不到小鬼是真的對收藏有興趣,蝴蝶面具對普通的社交互動毫無興致,但要向人分享自己的愛好倒是例外。

算算被人工生命體攻擊的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蝴蝶面具放下打發時間的書本,離開燒瓶走向武藤ソウヤ所在的那面掛滿標本收藏的牆。

他取下釘了鳥翼蝶的標本箱,牠們比其他收藏品顯眼許多,雄蝶翅膀上色彩艷麗的鱗片奪人目光,相對黯淡的雌蝶則以堪稱世界最大的體型為人稱道,是無論觀賞價值或黑市價格都居高不下,對一般人來說難以親眼目睹的藝術品。

(當然,哪怕再怎麼稀有,只要他想要就沒有弄不到手的東西。)

武藤ソウヤ再次顛腳,努力有餘但仍勾不到蝴蝶面具手持標本的高度。

「我看不清楚 ── 。」

「真是的,你啊、還是快點長高吧,省得我麻煩。」

基於不想隨便讓人碰自己的收藏,蝴蝶面具稍微蹲下,將標本降到方便讓小孩子仔細觀看的高度,對方也瞪大眼睛專注看著自己手上的標本。

蝴蝶面具想到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觀察這小鬼,長相是武藤和樹的縮小版,氣質方面就不知是像那傢伙或像那女的多點了,不過之後他有的是時間下判斷。

武藤ソウヤ盯著標本好一會兒,而後蝴蝶面具發現對方的視線從鳥翼蝶標本轉向他的臉。

「怎麼,你也喜歡這面具?還挺識貨的嘛。」

話說到一半,武藤ソウヤ不管他們中間還隔了個高價的標本,小小的手直直往他臉上的面具伸去。

「慢著!你這小鬼想幹嘛?」

原本以為武藤ソウヤ當他的寶貝面具是蝴蝶伸手要抓,但對方只是攤開手掌,先是用掌心碰觸面具,最後在他面前打開雙手的方式像蝴蝶展翅。

「蝴蝶 ── 蝴蝶 ── 。」


金色瞳眸映照出自己帶面具的臉。
儘管全身上下特徵皆能指出遺傳自哪一方,揉合成一個個體時卻又產生某種不同於兩者的特質,將預期的雙親既視感取而代之。

有點期待這小鬼會向哪邊成長了吶。
是會成為那個偽善者呢,或著──







「蝴蝶你看,這是蝴蝶 ── 」

「── 是蝴蝶、面具。」

他認真向武藤ソウヤ糾正稱呼,至於愛夠不夠這問題就不跟小鬼計較了。





【END 】






後記:這絕對是我寫過最膽戰心驚的同人文。(爆)
武裝鍊金對我來說是聖域(?)但終究敵不過妄想動筆了,遊戲丟了個蝴蝶養小孩的核爆級設定卻沒實際演出讓我玻璃心碎一地,和月求你補完這段讓我安心上路(RY)

還有點開這篇卻沒看過武裝鍊金的拜託快去看!沒玩過遊戲去找視頻看!老作品只有我一個自燃太不可忍了,然後蝴蝶面具好萌,動畫根本把他當正宮畫萌得我滿地打滾(ry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