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甜點一份與小巧精緻的謊話

2012.07.10.Tue.15:06
*銀渡
*給天涯的生日賀文
*親愛的本來7/13生日但他還在修羅期就先放了
*情節ㄓㄓ注意





空氣中飄著不屬於野地的香味。

銀原本只是跟在那討厭的披風男後面,想找個四下無人的地方提出挑戰後把他打得落花流水,結果卻見到難以置信的光景。

「喂、你在幹嘛!」

他死命瞪著背對他的石英聯盟前任冠軍,只見對方一個人盤腿坐在荒郊野外大口咀嚼盒裝甜點 ── 好吧不是一個人,護送他的快龍還搖搖晃晃站在一旁,不知是無所事事或想從主人那邊分杯羹。

前冠軍聽到他的怒斥回頭了,嘴角沾著碎屑,臉頰微凸像河邊鼓譟的牛蛙君。

「喔──擬不速尚次那葛──」

「東西吞下去再跟我說話。」

儘管基於輩分或經歷差距或普世禮貌都不該刻薄以對,但對這從初次見面以來便淨說些『對待神奇寶貝要用愛』之類鬼話的傢伙,銀不屑放下身段以禮相待。

前冠軍很聽話地吞下口中尚未充分品嘗的食物,同時不忘透過眉目神情表現出「這麼做簡直暴殄天物」的態度。

「你不是上次在龍之洞窟的那位嗎?好久不見了。」渡起身向眼前的少年招呼,邊說邊拍掉手上的碎屑,並舔了舔碰觸甜點的指尖,這舉動對情緒煩躁的銀更是火上加油。

「我才不是特地來跟你打招呼的。」

「喔?那今天有何貴幹呢?」

「我是來向你挑戰的!」腰間與手上的寶貝球蓄勢待發。

「這樣啊,我知道了,可是現在不行。」

「為什麼現在不行?難道你怕我不成?」

「因為我蘋果派還沒吃完。」

渡又吃起剩下一半的甜點,不過這次是面對著銀,所以後者可以看見對方不算優雅的吃相。

「開什麼玩笑!我比蘋果派還不如嗎?」

「燈燈窩噗塑這義書… … 」

「吞下去再跟我說話!」

少年一時氣憤驚動附近草叢的波波群,幾隻較膽小的率先展翅飛起,很快地整個群體紛紛效法並遷移他處。

渡再次囫圇吞下甜點,這次他特地加快速度,顯得比剛才有誠意些。

「── 好啦,抱歉,可是我真的餓了。」

「那你幹嘛躲在這種地方吃東西?」

「這個說來話長… … 。」

他思索了一下,最後有點依依不捨收起裝著剩餘蘋果派的盒子,交給兩手空空的快龍保管。

「哼,比你那奇怪的披風還長嗎?」銀沒好氣說道。

「披風?這是最近在彩虹市買的新貨,你有興趣嗎?」渡像炫耀般晃動背後的深色披風。

「才沒有!給我講重點!」

停下動作。「因為回聯盟的路上我餓了,手邊只有這盒蘋果派,所以就半路找個地方先填飽肚子。」

「騙誰啊!我明明就看到你特地去排那個什麼限時限量甜點,買到之後還一臉白癡樣跟其他人說什麼『我有事要辦』然後就跑到這自己吃起來!」

「欸,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啦!」銀跟在後頭一整天當然知道,但他絕不會告訴對方。

「那傷腦筋了。」

「有什麼好傷腦筋的,莫名其妙。」

但渡確實一付很苦惱的表情,是銀從未在這披風男身上見過的模樣。

「… 這不就代表得分出去了嗎?」

「什麼?」

本來低頭思索的渡突然望向他,神情嚴肅。

「既然被看到,就只好分給你當封口費了。」

「嘎?」

「銀,我給你一塊●●屋限時限量的蘋果派,別把你看到我在這吃東西的事說出去。」

「喂!別以為這樣就能唬弄我 ── 」

他與渡一同看向保管甜點盒的快龍,後者與體型相比粗短結實的前肢正拿起倒數第二塊色澤金黃的蘋果派,嘴邊跟主人一樣沾著罪證確鑿的派皮碎屑,而快龍手上那塊很快就進了嘴裡,毫無挽留餘地。

「啊… … 。」

渡接過一臉無辜的快龍遞來的盒子後發出嘆息。

「只剩一個了,不介意整個拿去吧。」

粉色正方形的盒子映入眼簾,銀到現在仍不敢相信他堂堂一個大男人竟然好意思夾在一群女生中間排隊買這種東西,雖然那時別人問起理由他一律回答『是路過辦事順便幫聯盟的女孩子們買的』。

「我不要,你自己吃。」銀瞧了一眼便唾棄對方的贈禮。

「為什麼?這很好吃耶。」

「我才不吃這種小女生喜歡的東西。」這麼講的時候他想到琴音,但他沒看過對方吃這種甜膩膩的食物。

… … 慢著,那活像小動物楚楚可憐又受傷萬分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噁心死了!混帳披風男別擺那種臉!

「就說我不喜歡了,你不是排很久才買到那盒嗎?要吃你自己吃。」

「可是──」

「我不會講啦白癡!我看起來像那種無聊人嗎?!」吃東西就吃東西有什麼好講的。

「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然後對方就真的在他面前自顧自吃起來,朝尖端一口咬下後即反常地從另一邊派皮吃起,三角狀的蘋果派最後被啃成一塊留有齒痕的不規則四邊形。

就在銀納悶這奇怪的吃法時,那塊四邊形不知怎麼被遞到自己面前。

「這次又想幹嘛?」

「給你。」

「啊?」

「只有一點點,試試看味道嘛,吃過再說不喜歡也不遲。」

「神經病啊你!」自己吃過的東西還叫別人吃,根本腦子有洞。

「好啦,別摩摩蹭蹭的,拿去。」

前冠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一口大小的蘋果派塞向來不及開口拒絕的銀,瞬間一股酸甜從他口中擴散,揉合肉桂、奶油與派皮烘焙過後特有的香氣。

── 確實是不討厭的味道,銀吞下那塊被硬塞的蘋果派暗自評價。

「如何?」

「普普通通… … 我要走了。」

「欸?可是你剛說要來找我對戰,現在可以──」

「哼,我早就沒那個心情了。」他早被剛才一連串莫名行徑弄得無力戰鬥。

「那只好延到我們下次見面了,你知道到哪找我嗎?」

「你很煩耶!我要走了!」

銀掏出腰間的寶貝球叫出叉字蝠,將其作為飛行工具離開現場,留在原地的渡則目送他的身影,直到少年與他的神奇寶貝化為遠方無法用肉眼捕捉的小點。





渡沒向前來挑戰的那位少年說實話。

他喜歡甜點,但不喜歡在大庭廣眾下吃,只要有人的視線他就不能盡情大快朵頤,尤其他的吃相不算好看,無論長老或聯盟眾人糾正多次仍改不掉這習慣。

以前他愛面子當然不這麼做,現在依舊如此。

所以後頭冷不防冒出一聲怒斥時,他內心最初不像剛才表現的那般怡然自得,直到看清來者是那有些親切的紅黑身影才放心下來。

渡自認不會看錯人,就像當初他相信琴音能夠超越自己,他也同樣相信那紅髮少年,儘管態度尖銳又不友善,本性卻不壞。

既然固執的他最後能了解對神奇寶貝的愛到底多重要 ── 渡回憶起龍之洞窟那場收穫良多的對戰,那向對方推廣自己喜歡的甜點口味,應該也不是難事。

聯盟中以冷靜英勇著稱,退位後仍擁有眾多仰慕者的渡這麼想著,絲毫不認為將兩者完全不同方向的事置放同個層次思考有何不妥,而且部份前提還是錯的。


【END】









【OMAKE】

幾天後銀來到前冠軍位於聯盟的辦公處,僅是讓出冠軍位置的他仍有要職在身,固能保留原本的空間以便工作與休憩。

「喂披風男!我現在要挑戰──」

「挑戰等等,我東西還沒吃完。」

踏進瞬間很難不注意到堆滿辦公桌的各式甜點盒。

「你該不會要把這些吃完才跟我對戰吧。」

「對。」

「這麼多你是要吃到太陽下山嗎?」他才沒耐心等這堆像山一樣高的盒子消失。

「你可以幫忙吃,我想這樣會快一點。」

渡臉上的笑意加深。
這時銀才發覺自己似乎掉進某種不可名狀的陷阱。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