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賞月酒

2012.06.27.Wed.09:21
*阿奇波爾多 x 伯恩哈德
*死後世界背景
*稍微牽涉生前記憶




伯恩哈德生性倔強,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不過阿奇波爾多對此另有看法,在那晚之前他跟別人一樣認為對方除了倔強,就是個索然無味的男人,但事實並非如此。

那天晚上他想找地方抽菸,好不容易找好地方卻沒發現最後一根火柴早在白天就用掉了,於是只好叼著沒點著的菸四處亂晃。

「不知道利恩那小鬼睡了沒。」

打著跟人借火的如意算盤繞回營地,途中經過一處河岸,卻發現某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那人手裡握著酒瓶往另一手的杯子添酒,脫去的大衣整齊疊放一旁,憑藉月光能夠辨識領子周圍的醒目羽毛,除此之外置放大衣旁閃著妖豔紅光的魔劍也足以辨別對方身分。

「伯恩哈德,你在這幹嘛?」

阿奇波爾多忍不住出聲,卻沒得到意料中的怒斥或回瞪,對方反而呆滯了一會兒才回應。

「...喝酒。」
「我看得出來,沒事在這喝幹嘛?」
「那你沒事管那麼多做什麼?」

這下換阿奇波爾多無言以對。
於是他在伯恩哈德旁邊找了個位子便坐下,無菸可抽的他決定花點時間弄清這男人到底在故弄玄虛什麼。

但對方就是不停重複啜飲與斟酒的動作,過程不發一語。
濃厚的香氣飄散四周,是品質不錯的酒,阿奇波爾多納悶伯恩哈德究竟何德何能,可以在物資缺乏的旅途弄來這般良品。

「......欸,伯恩哈德,你不覺得你一個人一直喝好酒,對旁邊的人來說很過分嗎?」當然他不是非喝不可,但坐了好一段時間仍看不出端倪,阿奇波爾多只好另尋突破口。

「你沒說要喝。」對方終於擱下酒杯,但表情依舊木然。
「我現在說了,可以給我喝了嗎?」
「拿去。」
「欸?」

訝異對方果斷之餘險些措手不及接過遞來的酒瓶,他從手上的重量感判斷約略只剩一半的量。

「等等,就這樣直接喝嗎?」
「不然呢?」

阿奇波爾多猛然發覺自己問了相當愚蠢的問題,他一口氣舉起瓶身抬頭吞下瓶口流出的酒液,卻因重心一時不穩將部份液體灑落胸口。

「別浪費。」酒瓶的主人見其約略品嘗過便快速搶回主導權。
「是是是。」

該說不愧是伯恩哈德嗎?喝酒也如此斤斤計較。阿奇波爾多暗忖。

── 酒喝了,問題也問了,但他還是不明白伯恩哈德在此獨自小酌的原因。

就在蟲鳴幾乎淹過夜色之際,他旁邊傳來一陣哼呵小調。
是非常懷念的旋律,他生前從軍時常聽見的那種。

阿奇波爾多並非不知道旁邊這人的軍人身分,只是意外對方其實也懂得這類附庸風雅之事。

他望著伯恩哈德的側臉,能夠由此感受到對方的愉悅,這下他又更好奇了。

「喂,你到底看什麼看的那麼高興?」

對方停止哼歌,又像剛才那樣愣了一會兒,然而這次沒有轉頭看他。

「因為今天月色很美。」

伯恩哈德對著天上的滿月露出短暫難得的微笑,然後繼續哼那不成曲子的小調。



得到解答的阿奇波爾多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的衝動,因為跟隨伯恩哈德視線抬頭望上的他也看見對方發自內心讚嘆的滿月,圓潤朦朧的光圈彷彿能淨化人心。

於是他不再對沉浸美景的伯恩哈德多說什麼,只感嘆無論手邊營地都沒有琴,不然現在他很想一同伯恩哈德替這難得的祥和時刻增添旋律。




【END】






↓以下形象(?)破壞注意






【OMAKE】

「阿奇波爾多,你不是要琴,這拿去。」
「.....那是你的劍,不是琴。」
「有必要的時候可以當琴用。」
「我想不行,你喝醉了.....不要揮過來喂!」


新月表示幹兩個死酒鬼別智障 (阿奇:我沒醉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