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Nessun Dorma

2012.03.31.Sat.21:49
‧生前劇情
‧多妮R3捏他
‧清水一般向(?
‧副標是戰鬥司書與文學少女(何



不想睡覺。

多妮妲坐在小房間的椅子上,冷冷看著自己對面的床鋪。
由於天色已暗,她被留在導都潘德莫尼,隔天一早才有人駕駛飛行艇送她回地面的研究所。

這裡有個好處是沒人強迫她睡覺,所以多妮妲能像現在這樣點亮檯燈保持清醒。
但房裡什麼都沒有,只有桌椅和一張床,好像進這房間唯一被允許的行為只有躺在床上,睡覺。

多妮妲不是每次都在床上睡覺,有時博士會在維修台上半強迫她睡,這種情況醒來後博士會摸摸頭笑著說她的狀況很好,或著修復了哪個瑕疵,她不用擔心那裡之後會出問題。

但多妮妲就是不喜歡睡覺,即使博士說睡覺是為了她好也一樣。她就是討厭那種置身黑暗、無法思考等同死亡的感覺。

博士人很好,總是溫柔又有耐心地對她說話,卻只在這點上十分堅持。

好無聊。

這裡沒有博士給她看的那種故事書,只有寫滿像蟲子扭動的文字和計算式、枯燥乏味的磚頭書,研究所放了很多這樣的書籍,博士說這種書是給做研究的人看的,多妮妲也對它毫無興致。

不想繼續坐著枯等,多妮妲起身、來回踱步於窗台和房門之間,最後停在窗前凝視外頭不同於研究所和遺跡附近的景色。

研究所內乾淨整齊,任何想得到的設備都一應俱全,相對外頭的荒涼,她跟博士待的研究所彷彿佇立無人荒野的一點綠洲,又有點像故事書中虛無縹緲的華麗城堡,只有偶爾幾個訪客匆匆前來又匆匆離去。

潘德莫尼即便到了晚上也燈火通明,建築間一閃一爍的光亮如同夜空的星辰月亮映照整個城市 ── 書裡只是幾行文字的敘述,或插圖上的幾筆色點,現在卻栩栩如生地映入眼簾。

手掌貼著玻璃,多妮妲更仔細注視在地上從未見過的繁華景色,任憑她在書中看過或從訪客話中聽來的想像奔馳:杯觥交錯的舞會、男男女女談笑風生、看對眼的男女彼此相視而笑,藉著五彩繽紛又有些不切實際的幻想驅趕方才有著少女嗓音的大腦,對她提出的條件交換。

『吾存在於永遠的光明之中。 』
『借助吾的力量,不論是夜晚、黑暗或是睡眠,都將無所畏懼。』
『信不信是汝的自由,只是能夠拯救汝的也只有吾而已。 』

潘德莫尼沒有因夜晚降臨而陷入完全的黑暗,那個澄澈的聲音伴隨水泡的咕嚕聲從她心底緩緩浮現。

她和那個人 ── 如果那個樣貌還能稱之為人 ── 素昧平生,卻允諾了連博士也不曾給過的承諾。

「奪取......法典......。」

破碎的囈語出口沒多久,多妮妲在無聲的驚愕中以雙手掩嘴。
光亮使她動搖,發覺這點的她轉身奪門而出,和外頭空蕩走廊相比下單薄的身影就這麼沒入無光的黑暗,黑暗中只有急促清晰的腳步聲迴盪著。

對渴望的期待和對博士的忠誠,現在的多妮妲無法衡量兩者間的輕重。

不知跑了多久,她才在一扇半闔的門前有些距離的地方停下腳步。
儘管跑得很急,身為人偶的多妮妲不需要呼吸,不像人類會因此喘息不止。

門縫微微透著光,像是刻意引誘他人的好奇心上前窺視。
多妮妲突然發覺,就像她在博士那邊無法擺脫黑暗,在這則是無法遠離光亮。





走廊傳來的踏步聲令原本就焦躁不已的薩爾卡多更加心煩,這是不知道第幾次深夜駐守研究所加班的繁忙時刻聽見等同麻煩的聲響。

制伏脫逃或誤觸啟動開關的機械實驗品並非難事,但費神處理這些事的同時代表他必須壓縮完成手頭工作的時限,蕾格列芙大人交付的任務怠慢不得,然而這不表示他能放下理事會其他成員塞來的雜事,儘管他從不把那些風度不如大人萬分之一的工程師放在眼裡。

踏步聲嘎然而止,但過去的經驗告訴他仍有前往走廊查看狀況的必要,安寧往往只是一時,過不了多久機械便會再度動起來,其漫無目的的遊蕩可能誤打誤撞闖入某些機密所在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連上鎖和例行檢查都做不好,他一定要問清楚今天值班的管理者是誰,然後讓他死得很難看。

薩爾卡多思考著私刑手段不至犯法的合理範圍,有些漫不經心地走向門口。

拉開半闔房門的瞬間,在外站了一段時間猶豫是否推門而入的多妮妲不慎摔入房內,驚愕之餘撲倒在地的模樣顯得狼狽困窘。

當然,為之驚愕的不只她,還有開門的薩爾卡多,但後者除了挑眉睥睨半臥門口地毯的多妮妲外沒有任何表情顯現在臉上。

「人偶,沒事站在外面幹嘛?」絲毫不掩飾他的輕藐,不同白天的好聲好氣,現在的他不需要也不想對眼前的自動人偶低聲下氣。

「我不叫人偶,我的名字是多妮妲。」早知道房裡的人是他就不進來了。

又是那種討厭的眼神,從趴倒的姿態恢復普通坐姿的她不甘示弱反瞪回去,不願就此認輸的心情優先起身讓雙腿離開地面。

「想在地板上坐到什麼時候,還不回自己房間休息。」送走這個自動人偶是明天的工作,薩爾卡多不想浪費寶貴的時間應付現在這個不速之客。

「要你管!而且我不需要休息!」

立刻站起來,嚥不下這口氣的多妮妲不打算離開房間,反而像逛商店一樣開始看起對方房裡的物品擺設,跟她剛剛待的房間比起來,這裡的東西和可看性明顯豐富許多。

── 有點像博士做研究的房間,但少了組裝用的人偶肢體和製造人偶的機械儀器,更多是分散的齒輪零件或工具,還有一櫃櫃高聳的書籍文件,多妮妲憑眼力看見其中幾本外緣排滿五顏六色的貼紙標籤。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像人或不像人的組合玩偶,材料簡陋,大多是各種機械零件拼湊的奇異組合。

「這些都是你做的嗎?」玩偶背後的黃銅發條勾起她的好奇心,在書上看過這種原始玩具的多妮妲伸手就要轉動令她眼睛為之一亮的機關。

「不准碰,然後沒事別在我的工作室逗留,你一直走來走去很礙眼。」來不及阻止對方的行為,但他也沒空繼續攪和下去,只能念個幾句便回歸工作和公文奮鬥。

除了口頭上的告誡,沒有實際作為的薩爾卡多事實上是放任 ── 對他來說極為難得的 ── 那個自動人偶在房內閒晃。

多妮妲對青年產生的些微親切感因為這句話硬生生打回原點。

「少臭美了,我才對那些奇形怪狀的玩具沒興趣。」她說,轉而將注意力放回書櫃上的書背名稱。

櫃子裡的書排列有序,除了照著書名字母,從一些書的標題可以看出還有照種類擺放,像圖書館那樣,儘管這裡書籍眾多,卻仍沒有博士常拿給她看的那種圖畫書,無論外表名字都和房間那本磚頭書大同小異,發覺這點的多妮妲不禁感到有些氣餒。

埋首工作之餘不時以眼角餘光觀察的薩爾卡多,總算發覺對方在自己的書櫃前徘徊不去,發出一聲冷笑。

「就憑你也想看懂這些書,別逗我笑了。」

「你很煩耶!這種程度的書我當然看得懂!」

氣憤之下隨便拿了架上一本書就作勢看了起來,運氣不錯的多妮妲拿到夾雜在眾多文獻資料中淺顯易懂的大眾小說,雖然她是第一次閱讀運用大量文字描敘的故事,但對喜歡看書的多妮妲來說,精彩的情節可以維持她的專注和好奇心不至就此放棄。

被小說挑起興趣的多妮妲匆匆找了個角落坐下,便全神貫注到那本書上了。





總算告一段落。
薩爾卡多因完成工作而高昂得意的情緒只持續到他回頭看見蹲縮房間角落閱讀的少女。
以為沒了聲音就代表對方乖乖就範的自己太大意了,他放輕步伐,上前冷不防抽走捧在少女手上的書籍。

「還在這幹嘛,不是叫你回房間了嗎?」

他再度居高臨下冷眼瞪著滿臉不悅的多妮妲,但這樣的位置持續沒多久便被對方猛然起身企圖奪還的舉動打破。

「沒禮貌!我還沒看完耶!」她大叫一聲表示抗議,薩爾卡多則是一手高高舉起搶回來的書,舉著書的同時也以另一隻手隔開為了搶回書本伸手顛腳不停朝自己貼近的多妮妲。

「我沒說你可以動吧?」他對少女奮力掙扎的模樣無動於衷。

「等一下!我快看完了,看完就馬上還你!拜託!」
雖然不甘不願,多妮妲還是對青年使用請託之詞,因為她實在太在乎接下來的情節發展,就像故事裡的女主角為了愛人的將來不得不向他的父親屈膝下跪。

「免談。」佔有優勢的薩爾卡多不給任何討價還價的空間。

眼見請求無用,多妮妲當機立斷用力踩了他一腳,快速撿起對方因疼痛分神而鬆手落地的書本便衝出房間拔腿就跑。

「給我回來!人偶!」忍住腳板傳來的疼痛,他氣急敗壞地追上去,像一時大意丟了獵物非追回不可的肉食動物。

兩人一前一後在深夜的走廊上奔馳著,跑在前面的多妮妲頭也不回衝進當初派給她的單人房,雙手抱書的她來不及將門反鎖,就被迎頭趕上的青年闖入。

『這個人也跑太快了吧?!』

多妮妲自認腳程不輸體格比人類健壯的魔獸,和研究所內一些為了追求速度出產的原型,但對方卻能追上這樣的自己,不可置信之餘也對眼前的青年多了一層防備。

兩邊隔著多妮妲方才在房內來回踱步的距離,順利達陣的薩爾卡多沒有立刻上前奪回書本的所有權,只是氣喘呼呼地倚著門板調整呼吸,看起來一副隨時會倒下的模樣。

「......喂、你沒事吧?」
「要是、要是你就這樣死在那邊,我會很困擾的!」

沒料到會出現這樣的反應,多妮妲反倒開始擔心起來了 ─ ─ 雖然她不怎麼喜歡這個人,但她也不怎麼希望對方在這出事倒下,何況真出了什麼事,她一定第一個被懷疑,雖然某方面來說罪魁禍首也是她。

「你這人偶,少在那邊說些有的沒的。」熬夜的疲倦、突然急促的奔跑動作使暈眩感一擁而上,薩爾卡多想要走到書桌前的椅子上歇息,卻被多妮妲阻止了。

「等一下,我要在那邊看書!你坐另一邊!」深怕書桌的位置被占據,忘了對方本來是來搶書的多妮妲將薩爾卡多半推半扶到那張她完全不想靠近的單人床,自己則立刻坐回書桌,不時回頭戒備被她丟到床上休息的青年,還有迴避後方投來的兇惡目光。

事實上現在的薩爾卡多光保持清醒就很難了,剛剛與人偶的追逐戰也把僅存的體力消耗殆盡。

不可否認他現在的確需要休息,很徹底的那種,但基於要務在身他折衷背靠床頭版,兩隻腳則無視鞋子穿著會弄髒被套的事實踩上來,屈膝併攏作勢慵懶。

從後方注視沉浸閱讀的多妮妲許久,原本打算伺機而動的薩爾卡多突然冒出偏離目標的念頭。

「......喂,妳頭髮亂了。」

「什麼?」

瞥見鏡子中的自己才發現其中一側髮簇確實如對方所說的凌亂鬆脫。

「討厭,只好重綁了。」

對著鏡子拆下髮飾,將另一邊當作對照組想綁回原來的樣子卻越弄越亂,無法順利綁回當初博士替她整理的造型,多妮妲開始感到焦躁。

跟她一起不耐煩的還有後頭的薩爾卡多,本來看好戲的態度因對方笨拙的動作有所轉變,反而想親自終結少女和頭髮之間的鬧劇。

「你這樣弄到天亮也弄不完的。」他這麼說時,多妮妲手中的金髮又多一處不安分地亂翹。

「.....關你什麼事。」無暇反駁嘲諷,即使困難重重她也不打算向對方求助。

「受不了,我幫你綁還比較快。」

「啊?」

還沒反應過來,薩爾卡多便上前逕自拆下多妮妲另一邊的髮束,拉開一旁的抽屜拿出梳子熟練地替多妮妲梳起頭髮。

「欸!你別亂碰!」手向後護住後腦勺不給自作主張的青年碰觸,結果卻被輕易揮開。

「坐好,頭轉過去。」不理會對方的抗議,薩爾卡多一邊扳正頭的方向,一邊以剛剛好的力道分次梳理多妮妲及腰的金色長髮。

「翹得亂七八糟啊,這頭髮。」忍不住品頭論足一番,梳理間指尖傳來不同真髮的觸感再次提醒他,眼前這動作表情與人類無異的少女是自動人偶。

「還不都你害的。」都給你梳了還一直碎碎念,多妮妲白了他一眼後在心底抱怨道。


經過幾次梳理後恢復柔順,薩爾卡多掬起其中一側的長髮,開始綁起馬尾。


「欸,我之前沒綁那麼高。」她從鏡子裡看見對方給自己綁的髮型與原來不同。

「囉嗦,這樣綁我比較方便。」

「最囉嗦的明明就是你。」

雖然費了點功夫,他還是順利替多妮妲綁好雙馬尾的造型,梳理完成後薩爾卡多又回到床頭,保持方才的姿勢繼續瞪著她。


「你出去啦,書看完我自己放回去。」

「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想再讓你跑進我的工作室。」


這人果然很煩,但是至少看起來不會把書搶走了。
於是多妮妲回到書中的世界,繼續沉浸其中的悲歡離合。





故事進入尾聲之時,窗外的天色也逐漸由暗轉明。
光線產生變化,霎時間鄰居替女主角入殮的段落明亮了起來,多妮妲精密的眼睛構造沒有錯過那個轉折。

翻完最後一頁前都毫無動靜,起初她還有些不安,直到回頭看見青年閉起的雙眼和相對放鬆的肢體動作,說明了某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才放心不少。

多妮妲知道人類需要休息,因此看完書的她放輕腳步,輕輕打開房門,沿著之前奔跑的走廊將書本物歸原處。


『.....明明安靜下來就好很多嘛。』


單看外表有著精緻立體不輸自動人偶的五官。
臨走前她端詳了一下在對方清醒時不想多看一眼的臉龐後做此論斷。


【END】










後記:
本命的第一篇文竟然是一般向,心情整個五味雜陳。(?)
上面那樣寫是因為我標不下薩妮兩個字,久久產一次文就自拆CP是哪招
標題Nessun Dorma其實就是名歌劇杜蘭朵公主的曲目《公主徹夜未眠》,不過在網路上查到"他奶奶的,誰都不准給老娘睡著"的翻譯我笑了


http://paste.plurk.com/show/978347/ ←說長不長的OMAKE請往此處,大概是蕾薩(?)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