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盲目

2012.02.19.Sun.22:18
*羅索←米莉安,米利安性轉 = 米莉安(ry
*生前連隊時期
*感謝阿煉ㄉㄉ提供讓我獸性大發的米利安性轉人設:http://www.plurk.com/p/fn23yb



米莉安知道他們中隊某位工程師瞧不起任何人,包括身為隊長的她,而且毫不掩飾他的輕視。

她自認對旗下隊員一視同仁,從不干涉他們工作場合外無關任務的私事,以及其他恩恩怨怨,她只管績效 ── 連隊士兵與工程師是否發揮他們最大的本事完成工作。

直到D中隊將近一半的隊員,甚至幾個部門的部長,或多或少向她明示(直接投訴,假使連隊有法庭制度,恐怕會以公然侮辱等多項罪名提告)或暗示(理所當然得彷彿她應該跟著義憤填膺)過某位工程師目中無人的行徑時,她才不得不稍作處理。

說是處理,對於那位一向肆無忌憚的工程師,她能作的終究是搬出團隊合作和促進氣氛和諧那套陳腔濫調,想到一群男人三不五時向她抱怨某個男人多可惡,不禁趁著辦公室無人之際為此深深嘆一口氣。


「我來了。」


門外傳來不卑不亢的告知,未經禮貌性的探敲便擅自進入,早已預料門會被狠狠甩上的米莉安對接下來的砰然巨響無動於衷。

一道纖瘦的身影旋即晃至辦公桌前,速度之快令人產生室內留有殘影軌跡的錯覺。

站立面前的工程師和端坐辦公椅上的中隊長,兩者交集的視線和辦公桌之間形成完美的銳角,工程師刻意帶來的火藥味充斥其中。


「羅索技官,你應該知道我為何要把你叫來這裡,」連名帶職位稱呼眼前的男人,語調平板冷淡一如平日處理公務,「不需要我再作說明吧?」

「不需要,女人。」毫不客氣地否決,從眼神到語氣滿是不屑,「如果你要我聽那些雜碎的廢話或多為他們脆弱的玻璃心著想,那是不可能的。」

「我想也是。」室內除了自己便只有眼前這目中無人的工程師,她也就毫不保留說出真正的看法,「除非事情搞砸了,不然我無意干涉你跟其他成員怎麼相處,想把所有人當雜碎叫是你的自由。」

「......那你叫我來幹嘛?叫好玩的,吭?」

工程師似乎因為她的答覆面露驚愕,稍縱即逝但米莉安不認為是錯覺。

「很多人要求我處理這件事,」無視工程師不符禮節的挑釁,不疾不徐據實以告,「再怎麼說,我是D中隊的隊長,向我投訴的是D中隊的隊員。隊員有抱怨,哪怕只是做個樣子,隊長總要有些動作,你說是吧。」

「所以只要有人跟你回報,你就要再把我叫來?」

「就是這個意思,羅索技官。」

「無聊透頂,簡直浪費時間,你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我沒空理會你的胡鬧,技官。」其實該說的也說得差不多了,「你可以走了。」

「不用提醒,我巴不得馬上離開這鬼地方,女人。」


門再次被大力甩上,隔著牆壁仍能聽見皮鞋在外頭走廊急促踩蹬的聲響,從聲音遠去的方向判斷氣憤難耐的技官大概正在走回自己的研究室。

她知道很多人無法忍受羅索技官囂張跋扈的態度,但米莉安本身認為沒什麼大不了的,他的狂妄針對他看不起的人,而他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如此單純又無的放矢的傲慢使她覺得那點無禮根本無關痛癢。

比起某些人的拙劣演技,表面上對她的隊長頭銜敬畏三分,言行中仍不時顯露的嘲諷歧視,一向有話直說的技官反倒可愛多了。



想到這點的米莉安會心一笑,緊繃的面部表情不知不覺放鬆許多,小小雀躍的心底宛若將對方的毒辣言語視作天使賜予的瓊漿玉液。



【END】








後記:
相信大家都看過阿煉大大畫的米姨人設了,黑髮褐膚斷臂巨乳大腿hshshshshshshsh
戀愛中的人都是盲目的,醒醒ㄅ米姨你家技官整天任性妄為一點都不可靠不值得託付終身(被分蛋糕(ry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