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處刑2

2011.11.26.Sat.14:39
‧Unlight崩壞衍生
公開處刑的後續(大概)
‧只有兩隻大叔
‧這次被處刑的不是伯恩可喜可賀(?)







「站起來,阿奇波爾多。」

發話者氣勢凜然,雙手持握的魔劍即便隔著一段距離也能感受其威壓。

伯恩哈德冷眼瞪視單腳屈膝跪地盡力撐起身子,被他稱呼為阿奇波爾多的槍客,即便對方前陣子與其他戰士纏鬥的傷勢才剛癒合仍毫不留情進攻。


「戰鬥還沒結束。」

「咳、真是謝謝提醒。」


體能狀況尚可,暈眩感卻不知為何陣陣襲來。
雖然是自己提出的請求,但天底下哪有人與傷患對決還使出全力的?不會這麼小心眼還在計較之前的事吧?
想到打完復出後第一場熱身戰再躺回暗房休息的可能性,阿奇波爾多不禁暗付識人不清的後果。

不過找藉口臨陣脫逃不是他的作風。


起身的同時,阿奇波爾多冷不防射出懷中藏起已久的暗器,分別在伯恩哈德臉上與上臂劃出一道血痕,猩紅色的液體從傷口邊緣緩緩滲出。


『大地崩壞』


這是幫助他在無數場戰鬥中取勝的招式,此刻看來激怒了因為身中劫影動彈不得的伯恩哈德,對方皺起眉頭附帶不屑的眼神在在傳達他的不滿。

(一時大意被匕首戳到怪我喔。)

勉強擋下伯恩哈德的揮砍後從進攻的空隙猛力刺去,雖然他更擅長的是從遠處鎖定敵人的影子,突襲效果卻意外良好。

直覺或經驗都告訴他要遠離劍士和那把散發不祥氣息的魔劍,阿奇波爾多把握機會拉開距離,祈求愛槍德林格爾的最後一發子彈得以結束這場對決,彈藥有限,他的體力在牽制伯恩哈德時也已耗盡。


然而命運之神向他開了個玩笑。


只見本來雙手握劍的伯恩哈德果斷放掉其中一邊,快速抽出腰間預藏的槍枝 ─ 快的讓阿奇波爾多扣下德林格爾的板機前萌生錯愕造就動作上的遲疑。

德林格爾的子彈打中伯恩哈德前偏了軌道,另一支槍的主人相當熟練地瞄準胸膛,開槍,子彈毫不猶豫的穿透棕色大衣與皮膚後沒入體內。

著實挨了一槍的阿奇波爾多捂著傷勢再次跪地,這次他必須全神貫注才不至於以極難看的姿勢向前傾倒,德林格爾被因痛恍神的主人擱置一旁,胸口強烈的燒灼勝過前些日子大小戰鬥造就的任何疼痛。

劫影解除後伯恩哈德提劍攜槍向負傷的阿奇波爾多走來。
相較勝者的意氣風發,敗方顯得相當狼狽。


「想不到你槍法挺不錯的。」

他對上前的劍士擺出自嘲的笑容,但伯恩哈德並不領情。

「一直都很好,只是最近才想起這件事。」


看來從聖女之子手中接過的記憶碎片不單純只是讓人恢復記憶,阿奇波爾多如此判斷,而他很快又不得不面對傷勢向他發出的疼痛信號。


「不曉得大小姐看到我傷剛好又得躺回去會怎麼想。」應該是又氣又無奈吧。

「傷好了又如何,」伯恩哈德冷言以對,「憑你剛才的狀況,出去戰鬥很快就會被魔獸啃得一乾二淨。」

「喂,可別贏了就瞧不起人啊。」阿奇波爾多反駁,「太小看我了吧。」

「......瞧不起人的是你吧。」


伯恩哈德臉色一沉。


「以為我不知道中了分斷刀必須花更久時間才能讓身體復原的事?」

「......什麼分斷刀?」

「阿奇波爾多,你當那天對決在場所有人眼睛都瞎了嘛。」

「那天對決......啊,是那個工程師嘛。」

他還記得那天一時興起接受頂著紅色短髮的瘋狂工程師的戰帖,一開始對方便快速衝到自己面前,只見經過改造無法辨識真正用途的右手發出強烈的光芒向他一揮,就失去意識直到被送至戰士休養的暗房在聖女之子的守候下甦醒。

「原來那招叫分斷刀。」還真是可怕的招式。

「......那傢伙自己招了,被砍過的傷口好得特別慢,還有其他副作用。」扭曲空間的邪門能力,工程師果真沒一個好東西。

「原來如此。」難怪本來花幾天就能恢復的體能遲遲未達到自認應有的水準,還附帶莫名的暈眩感。「所以,那個,幫我個忙吧?」

「幹什麼。」

「你不會把我打成這樣還叫我自己想辦法回營地吧。」

「不行嗎。」

「......不行,我說真的。」

頑強如伯恩哈德也聽出對方不帶戲謔成分的懇求,明明連呼吸都會抽痛卻擠出無謂的隻字片語企圖緩和場面,何況不是看不出阿奇波爾多現在的狀況連起身站立都有困難,更別提獨自行走。

「......好吧。」




但他不想就這麼便宜之前曾經在自己與弗雷特里西交戰途中恥笑過他的男人。
他收起魔劍,幾乎無視傷勢猛力拉起阿奇波爾多,後者忍痛之餘以僅存的力氣拾起德林格爾後卻對接下來發生的事倍感錯愕甚至一時忘了傷口的存在。


「......伯恩哈德,這是怎麼回事?」

就算是為了不碰撞傷處,這未免也 ──

「血跡沾到外套上你負責洗嗎?」伯恩哈德白了他一眼,彷彿做出決定的他處境比被公主抱的方式沿路送回營地的阿奇波爾多更難堪。

這絕對是阿奇波爾多看過最愚蠢幼稚可笑的報復,但效果十足。
…對他們兩個都是。


(洗一輩子都沒問題,所以快放我下來──)


原本應該脫口而出的話在阿奇波爾多瞥見旁邊一望無際的湖泊後硬生生吞了回去,唯恐現在一臉困窘抱著他走回去耳根泛紅還刻意避開視線交集的傢伙為此惱羞把自己丟進湖裡餵魚。


(希望回去的時候營地沒人。)


思考不對盤的兩人現在很難得起了同個想法。




【FIN】






後記:
ㄅ過閃閃在門口等伯恩回來所以事與願違(幹)
分斷刀弱化梗是某人家阿奇被羅索砍過後骰子從此一蹶不振的產物,一度考慮下藥PLAY但基於種種原因放棄(ㄍ

369.jpg

同血同心圖的下一秒伯恩就開槍爆殺阿奇了
唉伯恩你砍別人都歪骰只有推某人家的阿奇很順手這樣不行(ry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