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眼鏡才是本體吧我說(ry

2011.10.20.Thu.23:44
5689798.jpg

艾伯他升R了ㄛ
艾伯他升R了ㄛ
艾伯他升R了ㄛ雖然很多天前就升了然後賀文寫到現在

一樣軍服組&微腐向,劇情在捏他邊緣擺盪請自行斟酌





旅行了一段時間,哪怕多微不足道的小事,說艾伯李斯特從未試圖、或因某些機緣記起任何過往是騙人的。


年份不明,地點不明,時間大概是入夜前的傍晚,天色是濃稠的紫。
他穿著與身上這套軍服不同的正裝,似乎準備接受某個高層人物的表揚,而他的部下正替他做最後的行前確認。

「這是什麼?」

他應部下的請求抬起腳跟,踩在對方屈膝而蹲的腿上。
艾伯李斯特看著部下捲起他的褲管,將能夠收納短刀的皮帶繫於腳踝之上。

「匕首,」他說,「很多時候比槍可靠。」
即便隔著刀鞘,金屬冰冷的觸感仍貼得他保持清醒。

「你不打算跟來?」這是命令句。
「非常抱歉,閣下。」徒具形式不含尊重的敬語。
「好,我明白了。」

整裝完成後他收回自己的腳。

「我會在外面待命。」

他目不轉睛盯著部下,從整裝開始低下的後腦勺到完畢的冷眼無一錯過。
理應帶來溫暖感的金髮此刻竟與低垂夜幕同溫。

部下頭也不回離去以回歸崗位,當下他對此盡責的舉止無話可說。





本來艾伯李斯特不明白持槍攜劍的自己為何又帶著這樣一把從未派上用場的短刀,現在他大概知道前因後果了。

尤其聖女之子,也就是他們的引導者小心翼翼捧著各色碎片到他面前之後,雖然刀鞘與刀柄作工之精令他憶起那刻暫時無法與給予者本身的形象相吻合。


「艾伯李斯特,這是屬於你的。」

引導者如此說道,要艾伯李斯特伸手接過幾乎從少女手中溢出的碎片 ── 不只形體上,更多是碎片周圍散發的無盡能量。

「我的?」他問。

「是的。」引導者的語氣充滿肯定。「收下他們吧。」

艾伯李斯特明白他沒有拒絕的餘地,也沒有理由拒絕。
他對太過形而上的事物抱持懷疑(儘管他的能力本身帶有類似成分),現在卻能「聽見」這些碎片吶喊著回歸本體的願望。

所以他順從少女的命令,接過那些碎片,慣於穿戴的白手套與其首次碰觸。



黃色「記憶的碎片」

綠色「時間的碎片」

藍色「靈魂的碎片」

紅色「生命的碎片」



看來,是可以抱點期待的東西呢。
隨著碎片接連在艾伯李斯特掌中化作點點光芒消逝,他的表情漸漸從平常的冷漠戒慎轉變為,找回某個失落環節的歡欣雀躍。

聖女之子對帝國騎士的反應十足滿意。
現在她更加確定,先讓這位跟隨他最久的戰士恢復記憶是正確的選擇。








即使與艾伯李斯特再陌生的同伴,都知道他在聖女幫助下恢復記憶的事。
大多數人抱持祝賀的態度,少部分則採取觀望。

恢復記憶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不只一次在這種場合失蹤的「部下」。
艾伯李斯特難得憑藉直覺在紮營處四周巡迴,企圖搜索「部下」的蹤跡。

濃密的樹叢不影響他的勘查,最終在樹林一處隱密的空地看見獨自練劍的金色身影。
艾伯李斯特本不想驚動對方,但反被先察覺存在而並停止揮劍的動作。


「喔,是艾伯啊。」


一如往常的招呼,但就是有些不對勁。
嗯,有「部下」會向「長官」如此招呼嗎?


「聽說你恢復記憶了,恭喜啊。」
「有沒有想起些關於我們以前的事啊?」


他很確定,過去騎士與軍犬的從屬關係,在這裡卻顯得模糊不清。
不,即使在過去,那從來只是外界賦予的頭銜,不過是角色扮演,一個人演著上司,另一個人便理所當然扮演下屬,並不影響他們關係的本質。

但那本質又是什麼?

聖女提供的線索就此斷絕。


「是啊,想起了一些事。」

艾伯李斯特抽出腰間的劍向著對方。

「然後覺得被你瞧不起了啊,艾依查庫。」


被當頭指責的軍犬先是愣了一會兒,接著露出與艾伯李斯特記憶中同樣狂妄的笑容。


「沒有啊。」他跟著舉劍相向,「我可是一直都把你放在眼裡喔,艾伯。」


之後他們沉醉於彼此的兵刃相向,除非其中一方倒下,否則絕不停歇。







雷擊先震落艾依查庫的劍,但剛結束攻擊動作的艾伯李斯特發覺自己可能躲不過對方特地為這種狀況準備的自動槍擊,所以他採取另一種行動,在槍聲響起前向著對方快速臥倒,儘管槍枝未因此離手,當下卻無法達到擊退的效果。

「你贏了。」

艾依查庫明白大勢已去,很爽快地宣告戰敗,但追求完全勝利的艾伯李斯特沒有就此被蒙混過去。

「是這樣嗎,」他居高臨下望著對方,「你現在看起來不像個輸家。」

「那要怎樣才像?」艾依查庫不改玩笑般的口氣,「不然你告訴我吧。」


他未被眼罩遮蔽的另隻眼像平常一樣傳達笑意。
流於嬉笑玩耍般的打鬧不是帝國騎士這次樂見的結果,他得想點法子扭轉情勢。

艾伯李斯特思索了一會兒,想起那把短刀,然後將它從原處抽了出來。
這是它來到這世界後第一次在他人面前亮相,體積不影響能夠一眼看出的鋒利。


「那是什麼?」艾依查庫皺起眉頭,他真正問的與字面上的意思大相逕庭。

「短刀。」

「我看得出來。」

「幸好,別讓我以為你連這點程度的辨識力都沒有。」

「你怎麼會有那把刀,那實在不像能在這找到的東西。」


艾依查庫看出那絕非能在死後世界得到的物品,刀鞘上刻劃的圖樣很明顯是以某個領主或貴族的紋章為版本,精細的花紋經過旅行的風塵紛擾依舊不減其美,想必接受過持有者相當程度的保養。

加上對艾伯李斯特的理解,他也不是像利恩那樣擅用短刀攻擊的人,所以他怎樣也想像不到,艾伯拿著那把短刀在他面前耀武揚威(暫時找不到更恰當的形容)的原因。

眼見對方浮現惱火的跡象,艾伯李斯特覺得情況變有趣了。


「你怎麼會覺得,」現在換他滿臉笑意,反常的讓艾依查庫驚愕萬分無法反應,「我會把這種事告訴一個打輸我的人呢,艾依查庫。」

「等你下次贏過我再說吧。」


不得不說,對方集挫敗與懊惱於一臉的表情令他甚感愉快。
艾伯李斯特收回短刀,達成目的後起身讓艾依查庫恢復自由。


「下次會贏的,」軍犬拾回飛出的劍,玩世不恭的偽裝退去後眼裡不見屈服,「一定。」

「話說的可真滿。」


艾伯李斯特非常確定他們之間誰服從誰,但艾依查庫看著自己的眼神卻從來沒有反映這種從屬關係。


我聽令於你,
我為你效命,
我為你付出一切,

但我們彼此是對等的



他知道軍犬怎麼想的,儘管對等這種思想幾乎與威脅地位高者畫上等號。
天真爛漫的信念,在信奉它的人贏得勝利前,艾伯李斯特是不會認同的。


(就是因為這樣才想打敗我吧,艾依查庫。)


離去的騎士暫時允許自己陶醉於眼前的勝利,並等待下一次的到來。




【FIN】


















後記:
明明想寫眼鏡犬結果出來這種東西(目死)
狗狗升R後會再出一篇交代短刀的完整來歷(雖然被捏過劇情的大概都猜的出來)
死碎魂碎超難集還有眼鏡R2也要一堆碎片這些都(ry

513237989.jpg

順便炫耀現在用的後宮牌組(巴)
自從讓他帶小孩寵物(?)後伯恩叔叔變得超可靠....
話說有沒有眼鏡遇到伯叔都爛骰的八卦早上跟朋友連兩場都這樣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