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祭伯恩文(?)

2011.10.10.Mon.03:40
擷取

(縮圖請自己點開,看大圖我會崩潰)

伯恩爛抽王定位依舊屹立不搖
抽一堆11111111111連茨架都放不出來是想怎樣啦(理智斷線)
去跟眼鏡組UL雙爛師徒團算了zzzzzzzzzzzzzz

祭文下收,紀念我家15回合滿血出場後完全抽不到移動被阿奇爆射逆轉勝的伯恩。











劍在手中蓄勢待發,命運卻讓他無法急起直追。
只能眼睜睜從不遠處看著致命的槍口瞄準眉心。



第18回的對決,伯恩哈德知道自己已經輸了。
所以他決定結束前緊盯命定從槍口射出的子彈,直到被擊中的瞬間。
然後、倒地,宣告戰敗。

最開始先承受的是如雷轟頂的衝擊。
子彈擊中腦門,他感受到液體從傷口流出,沿著顴骨的弧度緩慢蛇行。


(血味異常濃厚。)
(四肢還能動,但已經沒有站起來的力氣了。)


他以僅存的力氣握住劍柄。
不知是幸或不幸,伯恩哈德沒有因此昏迷過去,甚至還能冷靜審視自己的狀態。

對面的戰士沒有忽視這一幕。
開槍取勝的對手覺得有趣,所以大步跨了過去。
那個人的名字是,阿奇波爾多。


「哇嗚,還醒著呢。」


他彎腰睥睨倒地不起的伯恩哈德。


「需要我補一槍讓你睡好覺嘛......開玩笑的。」


地上投來的視線和那把受盡詛咒的劍一樣銳利,阿奇波爾多選擇收斂。





「你是要再殺我一次嗎?」

即便身為敗方也絕無影響伯恩哈德的氣勢,
他不求饒,但下意識對槍手的意圖不明這事感到惱火。


「這個嘛,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他把玩自己的愛槍,金屬材質的銀面外殼在午夜虛假的燈火照耀下顯得刺眼。
阿奇波爾多壓低帽子,同時遮蔽了他的臉與意圖。


「這樣吧,就交給你決定好了。」

他蹲下抵達與伯恩哈德相近但略高的高度。
與剛才的遠距離射擊不同,這次阿奇波爾多將槍口貼著伯恩哈德的左胸。

這是伯恩哈德首次顯露驚愕,儘管程度上非常細微。


「扣或不扣,真是個問題,對吧?」


阿奇波爾多頗享受這個大部分由他出聲建構的對話。
畢竟對方已經用視線與表情把該說的都說完了 ── 除了「你這該死的傢伙想玩到什麼時候」,這種情況下似乎也沒什麼話好說。


他的意識在伯恩哈德面前游移一陣子後,突然讓手指緊扣板機。


「那麼,要上啦。」






















如果還有子彈,勢必會打穿心臟。
但這槍只是虛張聲勢,目的是捕獲伯恩哈德稍縱即逝的恐懼。
即使所處的世界早已沒有死亡,本能仍會害怕那被「將軍」的瞬間。

尤其,在這裡的他們都是被「將軍」過的人。



「抱歉,這也是開玩笑的。」

阿奇波爾多差不多該走了,隊友除了等待還有忍耐他對敵手奇異的行徑。
另外就是,他也耗盡惹惱敵手的手段。


「......下次見面,」


伯恩哈德在己方隊友的攙扶下用盡力氣向對方宣告。


「我會讓你看見比死還深的黑暗。」



他想不起來上次真正帶著殺意說出這句話是什麼時候。

阿奇波爾多則對這番宣言加以回應。



「那就來吧。」


比死還深的黑暗究竟是什麼模樣,就讓我見識看看吧。
雖然阿奇波爾多並不相信這世上有什麼恐怖能超越死亡,但他十足期待下次與
這位劍士的對決。


漫無目的的戰鬥結束之日遙遙無期,在那之前總要替自己找點樂子。




【FIN】







後記:
對戰真的是一切恨意的根源(爆)
算了大不了伯恩再輸就真的讓阿奇肛爆他
留言:
Please肛爆他(WHYYYYYYYYY
我也想ㄅ過沒機會(解放劍
每次看到阿奇玩弄伯恩都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肛伯恩希望(blush)(你誰
>>東雲
原來這麼多人都想看伯恩被肛(驚)(哪裡多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