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BASARA】鐵血

2010.09.03.Fri.21:40
某人對正在修羅卻還分神寫同人文的自己表示:崩潰。

鐵壁主從,竹千代時期捏造劇情有,官漫劇情YY有,還有文章很短。
以某人愛改文章的劣根性一定會修但不是現在。

是說漫畫劇情整個亂七八糟但看在權現很帥跟政宗伊月的份上就(RY)


子彈與槍聲同時貫穿天際,宣告織田聯軍的勝利。



信長公心情甚好,為此對空鳴槍數次,受激勵的士兵們難掩雀躍之情。

濃姬美麗依舊,無論戰爭中持槍的手怎樣顫抖,在信長公、蘭丸、織田軍面前,她永遠都是那堅強的,腹蛇之女、魔王之妻。

蘭丸圍著信長公打轉,逢人便炫耀起戰後信長公賞賜的金平糖,華麗的束口袋盛裝驕傲,信長公的勝利是他的勝利,信長公的喜悅也是他的喜悅。

── 信長公突然招了自己過去,像對待蘭丸那樣摸摸他的頭,稱讚竹千代是個好孩子,尾張與三河打了場漂亮的戰爭,甲斐也好越後也好,遲早會臣服並踏破於魔王的勢力下。

蘭丸湊進來硬是數他拿到的金平糖數量有沒有自己多,與蘭丸爭辯的同時感受到明智光秀投來的詭譎視線 ── 也許並不是針對他們,也許。


失去與蘭丸打鬧的耐心後,他提起長槍向後跑,邊跑邊喊那幾乎成為口頭禪的名字。


「忠勝 、忠勝!我在這裡 ── !!!」


熟悉的巨大身影很快出現在面前,他也很順理成章靠了上去,安心之餘聞到鐵與血的氣味。


他們剛打了場漂亮的戰爭,鐵是本多忠勝,血不知來自尾張或三河或敵軍,金與黑的鎧甲在晴空萬里下閃爍著光芒。







很久之後,他和三河武士臣服於豐臣軍,織田與本能寺一同成了過往。

某一夜,近江的賤岳山起了叛變,崇敬豐臣如神的同僚飛也似的衝出去鎮壓,他以自己的速度跟上去,沿途所到之處都是血、血、血、血、血,全是血

身體終於不堪奔跑的負荷,不得不靠著樹幹歇息,忍住反胃的衝動一邊喘息一邊吸入揮之不去的腥味。

一瞬間彷彿回到織田軍的戰場,屍體遍佈,此刻地上流著不知誰的血,在月光下鮮紅似信長公的披風,弓箭彷彿剛從蘭丸與專屬部隊前齊發,不存在的硝煙,斷刀陰冷的反光,還有、還有 ──





背後傳來的機械運轉聲耳熟能詳。



「忠勝。」

他有點艱辛地強迫自己回頭面對高大的家臣。


「你不該到這裡來的。」

一場小內亂不足以令豐臣軍動員德川門下的『戰國最強』。


「.........。」

戰國最強不作表態,僅僅佇立在那,背對著月光,逆光下除了巨大的身影什麼也看不見。



「忠勝。」



他環抱違反軍令前來的家臣,從豐臣麾下的德川家康變成竹千代,就像以前習以為常的那樣,安心之餘聞到鐵與血的氣味,血不知來自何方,但鐵永遠是本多忠勝,永遠都是,那是他來去各方的生活中唯一沒有改變的事物。


豐臣迎來了新時代,此刻他卻回想起織田的時光,感覺甚是哀戚。



【Fin】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